Chapter08亲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从临川到临洲也就是两个小时的时间,周邈本来想着,这周六回去接许早放学。

    计划赶不上变化。

    许早问苏西借了一双鞋子,脚底因为在柏油马路上跑得太激烈,有些疼。

    偏偏陈久不放过她,“嗨,小M,坐。”

    许早坐在他身边,她是对周邈没有办法,对付陈久这种傻缺办法还是很多的。

    “陪我喝酒,我把视频给你删了怎么样?”

    “真的?”她坐在陈久的身边,眼神却看向桌子上的手机,她确实需要将这个视频删了。

    因为她需要叁好学生的奖学金,需要在附中度过安稳的日子。

    她也不会傻傻地以为周邈一个炮友会因为一个视频和自己的朋友说些什么。

    所以许早从小就知道不管什么事情都要靠自己。

    “当然。”陈久示意服务员,“来十箱酒。”

    这他妈是要喝死的节奏啊,许早心道。

    苏西看了一眼许早,接收到眼神去拿酒。

    小五起哄,“看美女喝酒荣幸至极。”

    许早看着酒桌上的筛子,挑眉,“光喝酒是不是没意思啊。”

    陈久酒场混的次数多,看懂许早的眼神,拿过骰子,“可以玩儿。”

    正好酒上来了。

    许早和陈久玩儿游戏。

    每个人有五个骰子,每个人只能看到自己的骰子数,从而来叫点数,两人玩儿就需要叫叁个点数以上。

    一点可以代替任何数字,但是叫了一之后便失效。

    陈久秉承女士优先的原则。

    “五个五。”

    陈久看了一眼自己的骰子,比着手指,“六个五。”

    “开。”

    陈久先打开自己的骰子,“四个五。”

    许早也打开了,她没有五。

    真敢。

    陈久一口闷。

    时间越来越长,许早也不敢玩儿太过,不然富二代生气了,自己还要自认倒霉。

    许早连着输了十把,喝了足足有五瓶百威。

    她的酒量一直都很好,但是她很少喝酒,一是没有必要暴露自己,二是留着底。

    她不会让自己处于不清晰的时刻。

    因为她知道周围没有可信的人,不可以让自己倒下。

    十箱酒很快就干完了,期间另外两个公子哥都加入了。

    许早有些晕乎,她去厕所吐了一些,装作自己醉了,走在陈久身边,谄媚道:“陈公子,给个面子,视频就删了呗。”

    陈久本来就是一时兴起,递给她手机,“自己删别留底。”

    许早打开相册。

    霍,一堆清纯的美女,袒胸露乳。

    许早找到了最新的日期,删除了自己的视频,且无法恢复。

    她刚要锁屏一个电话进来。

    “小邈邈”

    这是什么恶寒的称呼。

    她递给陈久,“陈公子你电话。”

    陈久看了一眼接过,“对,Rose,在啊,你在哪儿?”

    许早收拾好自己,将鞋子脱掉还给了苏西。

    她从更衣室出来,沿着墙壁走出去,周围的男女还在接吻,疯狂跳舞,幽蓝的灯光衬着每个人的脸,形色各异。

    她和杰瑞告别后,出了Rose。

    夜晚的风带着冷意,她迎着风打了个冷战,裹紧大衣沿着回去的方向走去。

    路灯下车也渐渐少了,风吹醒了她的酒意。

    “许早。”

    许早停下脚步,感觉自己幻听了。

    直到那声越来越近,她才转头。

    头发迎着风遮挡住眼睛,许早觉得自己醉了。

    周邈走向她。

    他穿着卡其色的外套,运动裤,风尘仆仆的样子。

    许久未见,许早觉得他怎么又帅了,和初次见面阴沉的样子一点儿都不像。

    周邈走在她面前,看着她冻得通红的脚,将整个人抱起来,许早的脚踩在他的运动鞋上。

    他按住她的后脖子,吻住她的唇,慢慢撕咬。

    即使是风也吹不散这热烈。

    一吻结束,都是酒味。

    车子在酒店门口,他们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站在马路上过于张扬,周邈示意许早趴在他的背上。

    许早指了指自己的裙子,有些不雅。

    周邈只好将整人抱起来回到了车里。

    坐在副驾驶的许早还有些懵逼,她揉了揉自己的脸颊,刚才的那一瞬间,她想起了大话西游。

    盖世英雄不会驾着七色云彩,但是他真的会降临在她的世界。

    车子开走之后,陈久还好奇,“周邈干嘛去了?”

    小五:“估计就是来看看你死没死。”

    关哲碰杯,“没错。”

    回到公寓的时候,许早换上拖鞋,冻得发抖。

    周邈调高室内温暖,许早才感到暖和些。

    许早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就在刚才她还在Rose。

    转眼间就在这里了。

    等她整个身体暖下来,周邈才问她今天事情。

    许早内心一动,想做个测试,“就是我要陈公子删除视频,他叫我陪他喝酒,不过他知不知道他自己骰子玩的那么差?”

    “一般人都让着他。”

    这么说许早就理解了,谁敢薄了陈公子的面子。

    “但我不会。”周邈凑近她掀开她的头发,脖子后面的印记已经快淡地看不到了,他重重地吸了一口。

    果真需要一个星期回来一次。

    不然他的猎物就跑丢了。

    许早和她的纹身一样,是个谜团。

    穿着女仆装的许早被周邈按在了巨大的落地窗户前,许早庆幸自己不恐高。

    内裤早就被扒掉了,周邈的手是慢慢抠挖着那处媚肉,漫不经心且富有技巧,在她耳边说着骚话,“宝贝你湿了。”

    许早觉得不够,她想要更多,她转头,“一根不够。”

    “那要几根?”

    “叁根。”

    周邈一只手捏着她的胸,慢慢地伸进去叁个指头,穴口太紧,叁根进去都有勉强,许早抖着身子,“啊”。

    这无疑是一种刺激,周邈那处早涨得不行,他将许早的女仆装上面脱掉,衣服挂在腰上,看样子及其风情。

    在裸露的落地窗前格外刺激。

    周邈拿出避孕套戴好,鸡巴因为好久没有接触许早的小逼,此刻更是胀得厉害。

    他需要紧致的地方包裹,需要许早的淫水来滋润。

    许早被整根没入,感受着体内许久未曾接触的肿胀,她双手扒着玻璃,还好别人看不到。

    后面的抽动越来越猛烈,每一次都可以顶到她的敏感点,甚至是宫口。

    周邈捏着她的脸,示意她看向玻璃中的自己。

    许早脸色通红,嘴角因为周邈的扣弄流出水来。

    “不行了,不要了。”动作越来越快,周邈仿佛开启了马达一样,顶的她沉溺疯狂中。

    她体内流出不少淫水,从玻璃窗看下去,地上滴的到处都是。

    从落地窗到茶几上,周邈好像疯了一样。

    鸡巴抽出去的时候发出响声,严丝合缝之后的气泡声,许早头发都是汗水。

    周邈摘了避孕套,撸了几下,精液设在许早的胸上。

    他将人抱起来,进了浴室。

    “别来了。”许早祈求。

    周邈认真给她洗澡,“一次一个地方。”

    “禽兽。”

    许早吃饭都是在床上吃的,周邈喂在嘴里的。

    看了一眼时间,许早觉得自己得回家了,明天还要上课。

    “你还能走的动吗?”

    许早缩在被子里,“我还要穿校服。”

    “穿我的。”

    “裤子穿不了啊。”

    “明天早起我和你回去拿,现在太晚了。”

    许早答应了,她觉得自己阅片无数在周邈面前失败了,按照今天奔跑的速度她的体力应该不差啊。

    妈的。

    一夜安稳,早上起来的时候周邈的手还抓着许早的胸。

    许早一动浑身都疼。

    周邈找了自己的之前的衣服给许早套上,才带着她下楼。

    早晨的小区人很少,周邈开着车来到小巷。

    许早走在前面歪着头,“不敢进来?”

    周邈敢,只是他没想到许早住在这里。

    李奶奶早晨起来锻炼,看到许早回来,又看见周邈,“早早,这是谁啊?”

    许早笑着回答,“我弟弟。”她吐了吐舌头,打开了门。

    李奶奶夸赞道:“这小伙子俊啊。”

    进入到房子里,周邈皱眉,这个房子简直不能用破形容了,这片是拆迁困难户,因为老人爬楼梯不方便,住电梯也不方便。

    许早在周邈的面前换衣服。

    修长的腿套上校服,上面下面穿着帆布鞋,许早身材优越穿什么都好看。

    周邈看到了桌子上的吹风机,好好的收在盒子里。

    出门的时候许早锁门,出小巷的时候和李奶奶打招呼,才坐进周邈的车里。

    快到校门口的时候许早示意他停车,自己下车。

    周邈也不刁难她,让她亲他一口,许早吻住他的脸颊,很快离开,“走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遇见了周时越。

    许早打了招呼,周时越看了一眼马路对面的车。

    临洲市唯一的一台在周邈那里。

    他故意凑近许早,示意她头上有东西,想要给她拍开。

    许早晃了晃脑袋,“没事,走吧。”

    直到人进入校园,周邈才打开车窗,左手夹着烟,呼出一口,引得路过的小女生尖叫。

    他才想起来周时越也在高叁一班。

    一根烟吸完,他开车回去。

    手机消息一个接着一个,大学同学叫他做作业,陈久叫他出去玩儿。

    周邈打开电脑完成这周的代码作业。

    他看了一眼落地窗,那里还有昨晚残留的气息,许早销魂的叫声。

    周邈将试题发给舍友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了,他出去和陈久吃了个饭,询问了那天视频的具体事儿。

    陈久好奇,“你没事吧,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小五,“就是,你不是有女友了吗?那个m你也要啊,给我呗。”

    周邈握着酒杯,递给小五,“她是我的。”

    “我家里的那个就是许早。”

    “许早是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