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0玩乐 Уцsんцωц.ωǒя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周邈去临川的时候交代许早有空来打扫卫生。

    许早没有住在别人家的习惯,她只答应了打扫卫生,周叁来了一次,等着周邈回来周六晚上再来打扫。

    当然她也是才知道周邈消失的一周里干嘛去了。

    去上学了,简直不可思议。

    她直觉周邈和陈久有些不同,但最终还是游戏人间的富二代。

    不过显然周邈比陈久聪明。

    临洲入秋很快,仿佛开了玛莎拉蒂一样风驰电掣。

    许早从箱底翻出来衣服穿好,她和周邈不是时刻联系。

    至于是怎样的关系她不算很清楚。

    她从周邈的公寓出来遇了在地下停车场和人接吻的樊玲。

    那个男的一看是个公子哥,许早低着头不打算招惹。

    倒是那个男的估计是装了雷达,冲着许早吹了一个口哨。

    许早最讨厌口哨声。

    那样子仿佛在叫狗,她想起了张栗,她面色苍白,却还是笑着告诉她,没事的。

    许早回头看向那人,丑八怪一个。

    樊玲也看了过来,眼神变了变,摸着富二代的胸口,娇羞道:“我们上楼吧。”ъしχs2.cοм(blxs2.com)

    只是娇羞并没有惹得富二代停留。

    那个男的看着许早似乎来了趣味。

    “美女一起吗?”

    许早没有穿校服,她歪着脑袋,上学时候习惯绑着马尾,少了妖娆多了清纯,“一起干什么?”

    她人畜无害地问着。

    那个男的挺了挺下身,很明显的性暗示。

    许早轻哼一声,“鸡不大,胆子倒是大。”

    她有多嚣张,樊玲自然是知道的。

    不过她不敢说她认识许早,她怕自己身边到嘴的有钱人飞了。

    那个男的一脸不开心,指着许早骂道:“你他妈给脸不要脸。”

    许早扯了扯自己的脸,“我不要你的,我自己有。”

    那个男生眼看着要上来打人。

    许早指了指摄像头,“小心哦。”

    她说完转身离开。

    地下停车场有好几个出口,7号出口是离许早家最近的,她从这里很快就可以到家。

    出口处一片光明,将身后的阴霾驱散。

    ——

    临川大学,周邈被拉着出来打篮球。

    他不是不社交,是导师对他好像格外严格,逼着他去参加比赛。

    周邈被拽到了篮球场时沉着脸,冰冻叁尺非一日之寒。

    程嘉阳道:“你看看美女多的是,别在一棵树上吊死。”

    “滚。”周邈接过篮球。

    他一打篮球,场内就会聚集很多女生,程嘉阳撞着周邈的胳膊,“没有你,女生都不来。”

    工具人。

    傍晚打篮球的人很多,明显计算机系周围的女生出奇多。

    周邈脱下外套,接过球一个完美的叁分球。

    周围的女生欢呼,他看了一眼,想着如果是许早在该多好。

    篮球本来就是一个消耗体力的活动,周邈有些热,撸起袖子。

    他手腕上的黑色橡皮筋露出来,引得周围女生唏嘘。

    “不是吧,是不是我看错了。”

    “应该没有错。”

    路人甲道:“我和你说,我发现一件事。”

    她一说凑过来的女生多了些。

    “那天我在图书馆,坐在周邈的对面,他正低着头解物理题。”

    “然后我就看到了他脖子上的吻痕。”

    “不会吧。”路人乙不信。

    路人丙添油加醋,“怎么不是,他几乎都不和女生说话。”

    尽管不愿意相信,但由于橡皮筋的出现令众多女生偃旗息鼓。

    有人对男神先下手了,太牛逼了。

    打完结束后,周邈拿起来手机,许早没有给他发消息。

    果然除了物理问题,她不会主动说什么。

    程嘉阳揽着他的肩膀,问他:“这橡皮筋?”

    周邈:“她的。”

    不用说得过于明白,到此为止。

    程嘉阳噎了一口狗粮。

    期中考试成绩出来,班里的不少同学兴高采烈地,“我进年级20,我爸给我买个键盘。”

    其他同学喊着一起打游戏。

    许早默默无闻收拾好自己的东西。

    苏奈问许早:“国庆什么安排?”

    “刷题。”

    苏奈晕,“别这么死板。”

    “后天我过生日,你们来呗。”周时越插入一句话。

    难得周时越说话了,自从上次在学校不欢而散之后,周时越和许早之间仿佛建立了一堵空气墙,怎么都过不去,只有苏奈在两边挠心抓肺。

    一看周时越主动说话了,二话不说同意了。

    许早只知道要破费了。

    上次陈久给的一万块,她早就花光了,还好周邈没有发现她补课的小心思。

    下周一问问杰瑞什么时候发工资。

    穷啊。

    她出校门的时候沿着马路牙子走,低着头给周邈回消息。

    此时的周邈才从办公室出来,程嘉阳撞了撞他的肩膀,“明天去临洲比赛,让我见见你的那个她呗。”

    他还挺好奇周邈的眼光,连计算机的机花都看不上。

    周邈给许早回了消息,回宿舍洗澡。

    入秋之后,许早去Rose打工都会被冻到,早晨起来她打了个喷嚏,拿出感冒药毫无感觉地吞了几颗。

    她坐在椅子上写作业,周邈还没回消息,她喷嚏一个接着一个。

    顺着喷嚏一股热流涌了出来。

    靠,许早厌恶,祸不单行。

    ——

    周邈比赛的场地是临洲大学,来了不少其他大学的学生。

    计算机系做出的程序需要展示,周邈不想去讲PPT。

    好久没有和许早做爱,他着急得很。

    报告结束后,周邈就要急匆匆离开,程嘉阳叫他聚餐他都懒得。

    意料之中许早不在公寓,他抓了陈久留在这里车钥匙,去了车库。

    正回来的刘子丞喊了周邈一声,“周少嘛去?”

    周邈不认识这个人,但是礼貌地打了招呼,开着低调的奥迪出去了。

    下午的小巷里很安静,周邈敲了敲许早的家门。

    没人。

    他想起许早塞在石头下钥匙开门进去。

    许早手里拎着黑色的塑料袋,回来的时候看到门被打开了,她顺手拿起地上的石头。

    她刚要起手拍人,周邈握住她的胳膊,“谋杀?”

    许早眼睛有些红,因为感冒的原因挤出几滴生理泪水。

    周邈吻她的唇,将门踢上,许久不见甚是想念。

    许早将手中的塑料袋藏在身后,周邈拉着她回到了屋子里。

    一进门就被按在了桌子上,许早这个桌子正好对着院子,她托着桌子,放下手中的塑料袋。

    周邈早就硬了,他亲吻许早的耳垂,肆意地把玩奶子,仿佛要把这个人榨干净。

    只是他的手探进了裤子里,隔着内裤,摸到了厚厚的东西。

    他不信,又摸了一次。

    房间里很安静,安静到听到许早的笑声里带着鼻音。

    周邈气呼呼地坐在床上,随后倒下去捂着脸,“什么时候来的?”

    “今天。”许早去了卫生间,换了姨妈巾。

    她神清气爽地出来,坐在周邈的腿中间。

    周邈想起来,9月1日的时候他开学,回来许早刚好结束,如今十月一刚好赶上。

    许早手抚摸着周邈的小帐篷,仿佛是报复之前周邈过分的行为。

    周邈被她摸得浑身燥热,起身按住许早的头,贴住他的裆部,“给我舔。”

    直到进入嘴巴的那一刻,许早才知道这根玩意究竟有多大。

    巨物已经顶到了她的喉咙,可依旧没有完全进去。

    许早坐在椅子上,周邈站起来,按着她的头,“舌头。”

    只在黄色网站看过的许早自然是不得要领,她嘴里的口水一直流出来,喉咙卡着难受,周邈挺着腰身进进出出。

    牙齿碰到周邈的皮,他嘶了一声,捏着许早的下巴,“敢咬?”

    他退出来,用坚挺的几把抽打许早的脸,唾液粘在许早的脸上带着别样的性感。

    周邈甘愿弯腰,吻住她的嘴巴。

    这一刻好像彻底交融。

    周邈一步步教她,“先舔下面,然后舔龟头。”

    许早照做,二十分钟后,许早嘴巴都累了,腮帮子疼得不行。

    她打算伸手帮周邈。

    周邈不同意。

    今日她穿着带扣子的衬衫加毛衣外套,周邈解开她的衬衫,饱满的胸因为有了胸罩的禁锢,聚在一起。

    周邈帮她脱光,让她双手托着胸,自己将鸡巴由下而上,在胸部抽插。

    乳房和嘴巴比起来确实微不足道,但是这样裸露让周邈大受刺激,动作越来越快,闷哼一声,精液从下而上。

    些许射到了许早的下巴上,缓慢地留在胸上,划过乳尖。

    周邈仿佛找到了擦拭的地方,在许早的脸上擦了几下,提起裤子,仿佛无事发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