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1乖哦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许早最烦来大姨妈冲澡了,嘴里骂着周邈。

    周邈坐在床上叹气,烦躁地想吸烟,他看了一眼许早的桌子,上面是正在写的作业,许早做题很认真,他之前就知道。

    只是不知道这个人为何看起来是个好学生,却喜欢玩儿HEART这样的软件,捉摸不透,好像她胳膊上的玫瑰。

    他坐在椅子上,抽出一张纸,随手写了字,“许早是周邈的”写完之后心满意足地塞在书本里。

    正在这个时候许早的手机响了,周邈瞥了一眼。

    周时越,“明天记得来。”

    许早没有洗头发,她脸色因为热气的原因泛着红晕,周邈看着她的腿叹气,“赶紧穿衣服,不冷吗?”

    许早套好牛仔裤,穿上一件白色的小毛衣。

    这样的装扮显得腿更长,她走在周邈面前,拿起手机,回复消息。

    周邈摸着她的大腿,脑袋贴在她腹部,手越来越离谱。

    许早看了一眼时间,“都中午了。”

    “饿了吗?”周邈仰着头问她。

    “有点,出去吃吧,我请你。”

    许早换了一件外套,头发随意拿卡子盘好,周邈跟在她的身后。

    国庆节放假人很多,许早带他来了临洲附近的小吃街,七拐八拐走进了一家面馆。

    面馆的人很多,服务员路过问他们要什么。

    “两碗牛肉面,大碗。”

    服务员看了一眼许早的身材,又问了一遍,“确定两碗大的?”

    “是。”

    服务员吆喝:“38号,2碗大牛。”

    许早撑着桌面,告诉他,“这家面很好吃。”

    周邈擦干净筷子,放在许早的面前,“我吃过。”

    许早也没好奇,倒是难得露出娇气的一面,“啊,那可真是巧啊,我以前经常来这家吃,怎么没有见过你?”

    周围虽然吵,但是许早只能听到周邈的声音。

    “也许见过。”

    面很快就上来了,大碗里的牛肉放在面上,红油飘在旁边,整个碗比许早的脸还大,分量足。

    她拿起周邈擦干净的筷子开吃。

    干完一碗,周邈看着她鼓囊的嘴,失笑。

    妖艳的外貌下是可爱还有率真。

    吃完饭后,许早说要给同学买礼物,两人去了商城。

    “送男生要什么礼物呢?”许早觉得自己可以找个军师。

    周邈和她走上电梯,“你在我面前给男人送礼物好吗?”

    许早沉思,“那算了,不买了。”

    她倒是干净利索,反正没有钱。

    晚上许早带着自己的作业回到了周邈的家里,周邈打开电脑和程嘉阳处理今天演示完程序上需要改进的地方。

    许早起身从周邈的身后去了浴室。

    程嘉阳惊呼,“我草,那是你女人?”

    周邈点头,示意他专心点。

    “让我看看正脸呗,有多好看,博得你的欢心。”

    许早进去厕所之后发现一件很过分的事情。

    她来的时候忘记拿今天家里的姨妈巾了,她给周邈发了消息。

    先是拍了拍。

    周邈发了一个问号。

    许早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我忘记带姨妈巾了,你看……”

    此时的程嘉阳,嘴巴都长成了O形,周邈可是在共享屏幕啊。

    周邈回复了一个好,继续讨论,说了代码中的错误,update要怎么样弄。

    他说完就要下线。

    程嘉阳道:“你干嘛去?”

    “买东西。”

    程嘉阳裂开,还真去。

    周邈下楼的时候买了今天许早带回去的牌子,他还是有记忆的。

    收银员看见帅哥自然是羡慕,等周邈走了还在和隔壁的收银员说,“我要是有这样的男友,一定上辈子积德了。”

    许早已经在卫生间坐得麻了,直到周邈敲门。

    “你开吧,我没锁,不要进来递给我就可以。”

    周邈有意逗她,“我是跑腿的吗?”

    “不是,你是我哥。”许早十分豪迈。

    “那叫声哥哥听听。”

    “哥哥。”

    周邈啧了一声,“太生硬了。”

    “哥哥~”

    “太谄媚了。”一听就是故意装的。

    许早咬牙放松呼吸,甜甜道:“哥哥。”

    周邈打开门,将姨妈巾丢给她。

    他靠着墙打开录音反复听着那句哥哥,销魂死了。

    许早扶着自己的腰出来,周邈正悠闲地跷着二郎腿,叫她过去。

    “干嘛?”许早很不情愿地走过去,她被周邈拉着坐在腿上,如同第一次在酒吧。

    周邈将手机抵在她的耳边,听着。

    一声声哥哥,仿佛春药一样,令两个人之间毫无隐藏。

    “你他妈变态啊。”

    周邈伸出手指塞进许早的嘴巴里,这张嘴真是脏话满天飞。

    两只手指按着许早的舌头,使得她发不出话,另外一只手握住许早的胳膊保证她不乱挠。

    许早呜咽着,眼睛通红。

    舌头有些麻。

    周邈惩罚够了,才松开,双手揽住她的腰,将头埋在胸口,“我想喝奶。”

    “去……”许早及时收嘴,“去喝。”

    周邈当即扯掉她的衣服,含住已经被蹭得挺起来的乳头,一遍又一遍地吮吸,发出啧啧的声音。

    他的另一只手也不闲着在她腰上游走。

    许早被挑逗起来,但是因为来姨妈,他们无法进行操作,她怀疑周邈是故意的。

    良久胸口的人抬起脑袋,十分不开心道:“你没有奶。”

    许早白眼:“废话。”

    她又不是怀孕了,哪里来的奶。

    周邈后知后觉道:“原来怀孕才会有奶。”他的脸仿佛处在阴影中,正在做着疯狂的举动。

    他在许早的胸口吻了很多吻痕,心满意足放下衣服,拍拍她的屁股,“去学习吧。”

    许早心中咒骂,感觉下面流出不少。

    第二天许早打车去了周时越的家里,苏奈站在门口张了张嘴巴,“我忽然感觉自己的礼物送不出去手。”

    许早:“me  too。”

    半山腰的别墅,辉煌的一逼。

    周时越的成人礼邀请了很多人,许早和苏奈两人站在角落,托着下巴格格不入。

    “你说端着酒的,我们叫他们服务员还是仆人?”

    “不懂。”许早揪了一颗葡萄,问苏念,“你准备了啥?”

    苏奈拿出礼盒,示意她猜。

    许早拿手比了比,“你送五叁还是王后雄?”

    “嘘!”苏奈将盒子递给她:“这个是你的礼物。”

    “那你的呢?”

    苏奈拿出一个丝绒小盒子,“一块儿表,我妈硬让我送,说是周家人好好巴结。我可去他妈的。”

    对于最后一句话,许早认同。

    周时越穿着礼服在众多人中好像一个王子。

    礼物送在他的手上,许早笑着说:“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她很快就退后了,因为周时越身边太多人了。

    苏奈回头就发现许早不见了,她询问“服务员”,“有没有见到一个特别漂亮的女生,全场最好看的。”

    “好像去后面的花园了。”

    还有花园?牛逼啊。

    苏奈给许早发了消息。

    而许早还在震惊,“你怎么在这里?”

    周邈将她圈禁在树的地方,低头吻住她的唇,牙齿要咬下一个印记,“我表弟过生日,我自然要过来了。”

    周时越,周邈。

    许早明了。

    他们正说着话,周时越从后面走过来,隔着不远的距离。

    周邈抱着许早啃着她的脖子,眼神却看向周时越,那样子似乎是挑衅。

    许早不是不想动,是不敢动,周邈的一之手正捏着她的奶,她疼得龇牙。

    等人走后,周邈松开,退后一步,“那里有个泳池,下次试试看。”

    什么?

    许早不解。

    周邈说是给表弟过生日的,实际上连祝福都没有就离开了。

    苏奈看着许早的嘴巴,问她怎么了?

    许早用“吃葡萄咬到了”搪塞过去。

    回到周邈的公寓后许早才发现周邈不在,她靠在沙发上,想着今天的行为。

    不是她自恋,而是许早觉得她和周邈是两个世界的人。

    但是这段关系开始之后就不会后悔。

    她许早配得上最好的。

    下午的时候周邈还没有回来,她回家换了衣服去Rose。

    国庆节的人更多,杰瑞笑着说:“一号桌子又是那群富二代。”

    许早没兴趣再去,周邈估计在生气。

    此时的一号桌,陈久将钥匙丢给周邈,凑近,“小邈邈,你这一玩儿就是大的啊。”

    周邈握紧钥匙,猎物不听话就要好好驯服才对。

    小五回头就看到叁号桌旁的许早,她正给别人送酒。

    “周邈,那不是你的muse吗?”

    周邈回头就看到了许早蹲着身子在放酒,举手投足都是性感。

    男人的眼光都集中她的身上,许早仿佛黑夜中绽放的曼陀罗,带着致命的毒药。

    小五吹了一个口哨,“m?”

    许早回头撞进了周邈的眼神里,他勾手示意她过来。

    许早走过去。

    正好是沙发的背面,周邈示意她弯腰,许早照做。

    周邈按住她的头,两人的鼻尖触碰,周邈咬住她的嘴巴,直到鲜血流出来,才心满意足。

    许早回到吧台借用了杰瑞的镜子,果然两个口子。

    晚上一点多的时候周邈才离场,陈久叫他明天一定去玩儿周邈答应了。

    ——

    Rose的门口有很多烂醉如泥的人,周邈靠着门口拿出一根香烟点燃。

    许早的印象中,这是周邈第二次抽烟,永远都是那么帅。

    她撞了撞他的胳膊,“帅哥,给我抽一口?”

    周邈不理会她的请求将烟掐断,“不给。”

    许早耸肩不给就不给。

    难得许早低头,在黑夜中强吻了周邈,吸取了烟味,哄着他:“不生气了。”

    周邈捏着她的脸,揽着她的脖子,“嗯,回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