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2打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由于这几天许早大姨妈,周邈无处发泄,就借用了许早的嘴巴,奶子,手,脚丫,大腿根等可以用的地方。

    许早感觉大腿被周邈磨得有些软。

    周邈问她:“五号是不是就结束了?”

    “嗯。”

    周邈想着开学之前还可以来两次。

    假期第叁天,周邈带着许早出去玩儿,到了地下车库的时候,周邈伸手抓住许早的胳膊。

    许早上刚起床,还带着困意,哈切连天。

    车子被停在较里面的地方,因为是早上没什么人,许早听到了附近的喘息和娇喘声。

    大清早的确实叫人兴奋。

    女人喊着,“操死我。”

    男人喘着粗气,卖力。

    周邈开车的声音吵醒了两人,许早在车里也看到了,她看不到男人的脸,自然是可以看到樊玲的样子。

    许早忽然好奇,问道:“你觉得我和她是不是很像?”

    是不是都这么骚气呢?

    “你比她好看。”

    车子开出去,车里放着歌曲,《normal  no  more》

    “我不想在这样普普通通。

    我不想在夜店吃那种东西。

    我不想再假装在恋爱中。

    不想为快乐而太过投入。”

    许早可以翻译过来,她问周邈:“你说男人和女人做爱谁比较吃亏?”

    周邈将车子停在目的地,道:“享受的话谁都不吃亏。”

    许早想,果然会在周邈这里会听到最好的答案。

    这个答案在知乎上各有争议。

    有些人说当然是女人吃亏,因为女人的贞操很重要。

    有人说男人吃亏,因为充当了免费的按摩棒。

    许早没有看到最好的答案。

    但是周邈给她了最好的答案。

    他们来的是赛车地点,许早看着成排的豪车,望洋兴叹,人比人气死人。

    陈久看向许早快乐地打招呼。

    许早点头,看着这个乐呵的二傻子。

    小五看了一眼许早,相对之前的态度好了很多,多了些稚气,少了一分流氓。

    他们本意是输了的请吃饭。

    许早不会玩儿自然是看着车子在视线中消失。

    她的内心在为周邈加油。

    周邈的帽子扣在了她的头上,掩藏住她的脸,导致樊玲以为是有钱人家的千金,看见是许早的时候明显一愣,充满鄙夷。

    倒是身后的刘子丞笑眯眯地说着,“一个人?”

    许早指了指正在赛车的几个人。

    刘子丞自然认为是陈久带来的。

    毕竟周邈是出了名的和尚。

    他看着许早的样子多说了几句,反而成了一种调戏。

    许早托着下巴看向樊玲,冷声道:“玲姐连自己的狗都管不住吗?让他来我这里发情?”

    刘子丞站起来就想要甩许早一巴掌,许早躲过去,不屑道:“难道不是吗?”她眼神看着男人的裆部。

    樊玲自然也是做和事佬拍着刘子丞的胸口。

    这边周邈第一个冲线下车,许早走下来将帽子还给他。

    刘子丞也走了下来,笑着说:“周少爷,也来玩儿车?”

    身后陆陆续续有人下车,陈久抱怨解开安全带,“妈的,又输了。”

    他玩心起来,问许早:“m你要玩儿吗?”

    刘子丞插话,“我还没见过女人玩儿呢?樊玲你要不一起?”

    周邈没有搭理他们,而是整理许早的头发,“你不需要去做这种事情。”

    许早不可以成为别人口中的赌约。

    倒是陈久问她:“m你觉得呢?”

    许早觉得陈久总是把她想得过于单纯了。

    她道:“可以。”

    许早说可以了,樊玲自然是硬着头皮上了。

    两人上车后,许早系好安全带,问陈久,怎么开?

    陈久扒着车窗,“最左边离合,刹车,加速,先踩住离合和刹车,慢慢松开,等着车子抖动挂挡,加速。我给你计时,周邈说你不用搭理那女的,你和我们比,输了请吃饭。”

    许早哼了一声:“我没钱,看来只能超过最末尾的笨蛋了。”

    陈久怀疑许早在骂他。

    他向前一步,举起来旗子,很快放下。

    许早按照陈久的教法如同离弦的箭,一档,二档,一直到五档。

    对于会开车的人来说,技术是主要。

    但是对不会开车的许早来说,勇气才是制胜的关键。

    从启动开始樊玲便被甩在了后面。

    一圈结束后,许早猛踩刹车。

    车子差点儿翻过去,但是依旧停在了陈久的附近,尘土飞扬。

    她解开安全带下车,将钥匙丢给陈久,“你忘记教我怎么刹车了。”

    陈久咽了口水,他发现许早不怕死。

    太恐怖了,怪不得周邈会看上。

    他们天生匹配。

    许早走在周邈的面前,握住他的手,周邈指尖微微颤抖。

    害怕?

    不错。

    几个人没有搭理身后的刘子丞以及后面磨蹭的樊玲。

    饭钱是陈久付的,他看了一眼好奇,“上次玩儿骰子你是不是让我了?”

    许早喝水呛了一口,“没有啊。”

    那时候她确实不敢得罪陈久。

    但是慢慢地她发现,周邈的很多行为,都像是在。

    吃醋。

    表现的极其在乎。

    好像是喜欢。

    周邈夹菜给她,许早吃在肚子里,其他人看在眼里。

    晚上陈久吆喝着去酒局。

    “不了,许早回家学习。”周邈拒绝。

    明明是学习,可是周邈好像是故意的一样带着许早看黄片。

    许早早就渴望得不行,偏偏周邈不放过她,将人抱在怀里,将许早脱得只剩下内裤,双手握着她的胸,在家里看片子。

    其间还喜欢种草莓。

    许早感受身后的炙热,感觉明天结束后自己会死在床上,她回头:“你不是补物理吗?”

    周邈咬着她的肩膀上希望她以后长个记性。

    许早都感觉周邈是条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