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3死亡 Уцsんцωц.ωǒяk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夜深忽梦少年事。

    去年六月份,许早准备去考试,她的考场在临洲附中,二号楼的叁楼,312教室。

    早晨7点的时候,她收到了张栗的祝福。

    “许早你要加油哦。”

    许早回复她:“会的。”

    快要到考场的时候,父亲电话里说母亲不行了,想见她最后一面。试可以再考,但是亲人却是最后一次见面。

    “可是我要考试。”

    “你个不孝女,你妈都要死了你要考试,就知道你是个白眼儿狼。”

    未来和亲情。

    偌大的十字路口,红绿灯交织,周围都是要去考试的学生,许早毫不犹豫地选择去了医院。

    一旦知道这个消息,她就不会安心考试。

    实际上,母亲尚且还好。

    真的还好,仪器跳动正常,呼吸正常。

    出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十分,五分钟之内她没有办法赶到学校。

    头顶的太阳明明是希望的象征,此刻却像是一轮沉重的负担,压得她腰疼。♭しχs2.Ⓒοℳ(blxs2.com)

    她揉了一把脸,沿着人民路一直走,一直走,走到莲胜区的老破小,翻遍了整个家都没有见到酗酒的父亲。

    走出破旧的居民区时,看到父亲拎着一罐啤酒在晃荡,像是人间游历的孤魂野鬼,不成样子,邋遢得要命。

    “许早?”男人似乎是不太确定是不是许早。

    许早呼了一口气,眼睛被太阳照得难受,就差一点她就忍不住哭了。

    擦肩而过的时候,她甚至都不想打招呼。

    男人拽住她的胳膊,身子跌跌撞撞,“许早啊,你都不叫老子的吗?”

    她发了力气甩开男人的手,推了一把。

    男人一屁股坐在地上,整个人躺着,比烂泥都丑陋。

    “是谁叫你骗我的?”她尽量调整自己的语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一科错过没有关系,她还有下午的考试。

    男人倒在地上,懒散地拆开酒,一整瓶灌在嘴里,脸上,酒顺着脸颊流的到处都是,脏。

    他放肆大笑,周围人少,不会注意他们这边。

    笑着他从口袋里掏出钱来,“不知道,反正人家给我钱了。”

    红色的钞票充斥讽刺。

    对她未来的讽刺。

    真的会有亲人会这样嫌弃自己吗?

    答案是会的。

    可是她却无能为力,就连大声嘶吼的勇气都没有,她只能踹飞路上的碎石,藏起自己的狼狈。

    许早记得小时候是幸福,即使家里穷也可以过得去。

    直到母亲开始嫌弃父亲没有本事,父亲整日酗酒赌博,直到他们吵架却不离婚,开始动起了刀子,以死相逼。

    家庭比镜子还脆弱,一击就碎。

    后来母亲出了车祸,住院,靠着呼吸器生活,父亲变得更糟糕了,再也没有男子气概,承担起一家之主该干的活。

    那时候她还会做梦,她是不是被抱错了。

    可现实一遍又一遍告诉她不要痴心妄想。

    终于走出这个她厌恶的地方,已经是中午了,远处传来轰隆的声音,许早看了一眼天气,没有要下雨的趋势。

    她回到家里,坐着发呆,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等着下午的考试。

    手机响了。

    她接起来,那边传来颤抖的声音,“许,许早。”苏西明显带着哭腔,她捂住且害怕,“张栗。”

    “她怎么了?”许早心脏跳得厉害,外面的天气更阴了,随时都会带来一场雨。

    张栗退学后就一直在家里静养,避免再受到刺激。

    “她跳楼了。”

    轰隆!

    比雷雨还要大的轰隆声,许早不可置信。

    她手指紧紧握着手机,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她不确定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谁?跳楼了?”她左手拇指掐着自己的肉,尽量让自己的冷静下来。

    “张栗,是张栗。”

    那边的苏西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周围嘈杂的声音是现场的议论纷纷。

    答案确定了。

    许早站起来,脚步有些不稳定,“在哪里?她现在在哪里?”

    “在莲胜区那片老破小,那里有一处正在施工的建筑物,是盛周集团的。”

    莲胜区,她刚才从那里回来。

    路上的人还在议论,还在说话,许早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以为只是八卦。

    她想起那个轰隆的声音,以为天空要下雨了,原来那是死亡的号角。

    地上被她踢掉的鞋子因为紧张穿反了,许早却顾不得那么多。

    再次来到这个地方,带着不一样的情感。

    现场已经聚集了很多警察,法医,开始勘察。

    许早看到了苏西的位置,她正坐在椅子上瑟瑟发抖。

    “苏西,张栗呢?”

    “她被抬走了。”

    现场井然有序地忙着,许早按着苏西的手,安慰她。

    苏西周围的卫生纸已经堆积成小山。

    “许早,你知道她有多惨吗?”

    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多惨可想而知。

    苏西呼了一口气,大口想要说出自己看到的,“她的头,血流成河,她的头破了,我都看到她的骨头了,她甚至一句话都没有办法说出来。”

    “我……”她手指紧张,身体因为颤抖没有办法固定。

    “好了,不说了。”

    一下午现场就被清理干净,周围看热闹的也散去。

    苏西吐了不少,估计是没有见过这样惨烈的场景。

    五点的时候下雨了,周围是泥土混合的味道,混着血腥味和悲哀。

    两人被叫去警察局调查,介绍身份关系。

    “姓名。”

    “张苏西。”

    “和家属的关系。”

    “妹妹。”

    “父母呢?”

    “我父母都再婚了。”

    苏西在接受询问。

    许早看到一个女警察走上去,问她:“您有没有调查过周围的人,我看到那里有很多施工的人,没有看到她走上楼去吗?”

    女警察合上手上的本子,“这个我们会查得你不需要担心。”

    许早只好坐下。

    她上午去的时候是10点左右,回家的时候11点过半,苏西是在下午才知道的。

    这之间发生了什么?

    许早的眼皮跳个不停,她不愿意多想,不敢多想。

    晚上出来的时候,苏西才恍然想到,“许早,你今天不是高考吗?”

    “嗯。”

    “你没有去吗?”

    “嗯。”

    她一步步走下台阶,心情糟糕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对不起。”苏西觉得是自己的错。

    许早回头,“不用道歉。”

    不需要道歉,一切都注定好了。

    雨停了,路上都是积水,人民路下灯光璀璨,再也没有许早的快乐。

    法医开始一步步确定死亡原因是否是自杀,最后给出的结果就是自杀,又加上张栗之前一直被欺负导致有精神恍惚的病,所以死亡原因轻而易举被敲定。

    高考成绩出来的时候,许早都没有注意那一届的理科状元是谁。

    她再次去了莲胜区,那里仿佛无事发生继续施工。

    许早一个一个去问,施工的人都没有注意到。

    “小姑娘,这里不安全,去其他的地方去。”戴着安全帽的工人指挥许早离得远些。

    她在工地待了一下午没有看到一个熟悉的人。

    晚上发餐的时候一个大叔递给她一盒饭,“姑娘来这里找工作吗?”

    许早接过来说了一句谢谢,因为肚子饿吃了几口。

    大叔说:“我一个月前也见过几个和你差不多年纪的孩子。”

    “几个吗?”

    “是啊  ,看起来像是来这儿玩儿的,这个地方没有什么开发性,老板老早就打算放弃了,又加上出了事儿,直接挪到了老破小那里。”

    许早拿出手机才发现她没有一张和张栗的照片。

    她塞进去,继续问:“当时有没有听到吵架的声音?”

    大叔想了想,“这我还没注意,我倒是记得有个短头发的女生在后面跟着。”

    是张栗。

    因为她的头发被陆胭剪掉了。

    尽管许早想要拼命找出什么证据,但证据这个东西如同大海捞针一般。

    去年七月份的时候她偶然在同学群里看到陆胭庆祝自己的录取通知书,她先是看到了照片中的陈久。

    她去办理转学手续的时候又看到了陈久以及陈久车上的周邈。

    周邈是盛周集团的太子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