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4玫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许早,你最近总是心神不宁的,这马上要高考了。”苏奈拍着她的胳膊,试图召走神的许早。

    脑子清醒了些,许早低头看着桌子上的试卷,越到最后越是担心,担心会像去年一样。

    如果重蹈覆辙,只不过是一年又一年地走着老路。

    尽管她佯装自信,勇敢,但是心里的怯弱总是不自然流出来。

    归根结底,她自私又胆小,不敢向前。

    学校广播里通知明天高叁拍毕业照,可以穿自己喜欢的衣服,但是校服外套必须穿,要大合照。

    苏奈噘着嘴,“还算有点儿人性。”

    毕业照。

    许早心想:她在一中的时候连个毕业照都没有留下。

    因为帮助张栗之后她也被人孤立得厉害,可偏偏有些人受害者有罪论。

    为什么她们不欺负别人就欺负你?

    为什么,她也想知道为什么?

    这世界上有太多趋炎附势的人,这世界有太多墙头草,明哲保身本就是正常。

    但是被欺负的人究竟有什么错?

    张栗退学后,陆胭不止一次打扰她学习,她的杯子里出现过虫子,将她资料书被调换过。

    放学后,陆胭喜欢在校门外拦着她聊天,耽误她的学习,喜欢在跑操的时候藏起她的东西导致被罚站。

    可是越是这样许早越是镇定,因为一旦她有了脾气就如了陆胭的愿。

    陆胭喜欢看人暴躁却无力反抗的样子。

    她曾经说过,“你当什么圣母呢?以为自己很牛吗?”

    “我没有当圣母。”

    她甚至没有帮助张栗,她也是校园暴力的旁观者,她也只能在张栗被欺负后,递给她一点纸巾,她没有多管闲事的心思,她也没有想要去牵扯任何麻烦,她连照顾自己都难,怎么会圣母到关心别人。

    可是张栗却把这当成是好,觉得那就是帮助。

    高考前两天学校组织拍毕业照,许早起床洗漱了一番,扎了个马尾出门。

    还没到校门口便遇见了谈闻,他扯着许早的衣服走到了不起眼的地方。

    “你和周邈什么关系?”谈闻实在好奇死了。

    周邈从来不多管闲事,最近听说是休学管闲事,简直就是奇葩。

    许早揪了揪自己的衣服,拍了拍肩膀,嫌弃上面的脏,仰头,“和你有关系吗?”

    依旧是高傲的模样,被欺负的时候也淡定自若,这就是许早。

    “如果没记错你去年没有高考吧。”谈闻手上转着手机,退后一步,开始以主人的姿态看着许早。

    许早没有高考多少和他有点关系,他给了许早父亲一笔钱,打了个电话而已。

    气氛剑拔弩张,周围路过了不少同学,周时越看过来的时候还好奇,“许早,你干嘛呢?”

    谈闻见到周时越,淡定地打了个招呼。

    “我被一条狗拦住了。”

    周时越和许早认识有将近一年的时间,可是太知道许早这张嘴了,她怼人能把人怼死。

    跟在后面的苏奈笑出了声音。

    谈闻听声看过来,笑着对苏奈打招呼,“小美女你好啊。”

    许早嫌弃地看了他一眼,“见谁都笑的狗。”

    “你有病?”谈闻回头看她,许早哪里都好就是嘴巴贱。

    许早推开他,嫌弃地拍了拍手,“陆胭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可不就是一条狗嘛。”

    欺负张栗的人群里,陆胭占主力,樊玲副手,加上一个谈闻,都不是好东西。

    谈闻还想再说什么,手机叫个不停,许早趁着空档和苏奈等人去了学校。

    “你还认识谈闻?”周时越好奇。

    “不熟。”

    走进教室,其他同学已经在议论今天的妆容合不合适拍照片,许早看了一眼窗外,心情舒缓了一些。

    如果去年她高考了,那么她就可以和周邈在一所大学了。

    哪里还用浪费一年的时间,哪里还需要周邈离开学校替她处理事情。

    那天去临川,知道周邈不在,再加上警察局前周邈的行为,她大致猜得差不多。

    明明一切都如了她的愿,心窝子却出奇的疼。

    心疼周邈。

    ——

    毕业照先照集体照,随后是组队合照。

    苏奈热络叫大家照一下搞笑的照片,大家一致同意。

    操场上都是即将毕业的高叁生。

    欢声笑语。

    ——

    陈久开着自己低调的奥迪,将烟递给周邈,十分不屑:“值得吗?”

    “什么值不值得?”周邈点着烟,吸了一口,烟雾缭绕下他才开口,“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呵!

    车里是陈久的笑声,“你这么肤浅?”

    周邈没有回答默默吸烟,“喜欢许早只需要一秒钟。”

    他抽完之后拿着车后面的玫瑰花,下车,正要走又转身趴在车窗上问陈久,“我穷了你会养我吗?”

    “当然了小邈邈。”

    车子离开校门口,周邈递给大爷一盒好烟,抱着花走进去。

    毕业照刚好拍完,许早等人匆匆出来。

    操场的入口处是风华绝代的周邈,是多少人爱慕的周邈。

    他身穿校服,抱着白纸包着的红玫瑰,异常扎眼。

    苏奈吓得差点儿相机掉了,“我草,周邈学长。”

    附中高叁的女生几乎都认识周邈,毕竟是上一届的状元,想不认识都难。

    他来干嘛?

    周邈招手叫许早过来,许早愣了愣有些不确定指着自己,那样子好像在说,你在叫我吗?

    他有些好笑地走过去,一把揽住她的脖子,“不认识我?”

    许早窝在他的身下,有些不可思议。

    他怎么来了?

    苏奈激动地时候不忘记拍照,周时越想要回教室脚步还是停下来。

    周邈将玫瑰花递给许早,招呼苏奈,“同学能给我拍个照吗?”

    大抵是男神说话令苏奈太激动了,她只顾着点头了。

    高考前一天,周邈穿着校服手捧玫瑰和许早拍了一组照片。

    照片中的周邈许早都穿着临洲附中的校服,他右手握住她的左手,她的脑袋微微凑近他的肩膀。

    和谐美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