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9不朽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暑假的时候,周邈带着许早去干了一件大事,大到颠覆许早的整个人生。

    听说有热心市民举报,“陆胭在去年的六月份将一女同学推下楼,导致死亡,其家人为了免其罪,买通了当时拍下视频的人,且找人伪造了事故现场,看起来像是一场意外。”

    而拍视频的人因为良心过意不去,所以这一年来活得战战兢兢,每每回首都觉得那个小姑娘死得冤枉,终于将证据交给了警察。

    警察上门的时候陆胭宿醉回家不久正在呼呼大睡,被子被扯起来的时候她眼神还模糊不清。

    “你们在干嘛?玩儿cosplay吗?”

    “带走。”

    陆胭一下子清醒了,哭天喊地问:“怎么了?你们私闯民宅吗?”

    出门的时候她的父母也在喊,周邈带着许早站在马路边看戏。

    苏西也跟着来凑了热闹,看着她这个疯狂的样子有种大仇得报的感觉。

    许早觉得事情应该没有这么简单。

    陆胭家大业大,连证据都可以伪造,难道就这样被带走了,那也太容易了一些。

    许早不敢问,怕其中周邈承担太多,而自己于心不忍。

    警察局内,陆胭精神颓废,有些丧气地低着头,一步步按着警察的要求来,先是尿检,抽血等活动,就差把狱服递在她手上了。

    陆胭的父母还追在警察后面问怎么回事。

    警察将所有的证据甩在陆胭父母的面前,两人瞬间失了声音。

    他们跟着走在大厅里,排排坐的还有樊玲,谈闻等人,校园暴力的源头和这两人脱不了关系。

    他们欺负人每次都在死角,但总归纸包不住火,樊玲悄悄拍得视频被发现后,在网络上迅速传开来。

    周邈刚看的时候没觉得什么,一些校园暴力事件,直到看到被泼了油漆的许早。

    他才想起那日早晨他看到的景象,许早蜷缩着躺在地上,无助迷茫,鲜少有的情绪,可是偏偏高傲不肯说。

    本来想着在高考前结束这些事情,但是又想着许早应该喜欢凑热闹,不如就一起看了得了。

    几个人看着大厅门口的许早牙痒痒。

    也是本就是天之骄子,怎么甘心享受牢狱之灾。

    陆胭被判刑后,苏西特地进去看望了一番,祝福她好好活着。

    隔着铁栅栏的陆胭站起来跳脚,偏偏苏西吐着舌头,“你出来也不会好过的,杀人犯。”

    实际上里面的生活什么样子?

    不过就是大小姐踩缝纫机,针头磨着头发,笨拙且好玩儿。

    在一场性爱过后,许早终于问出口,“你这么快找到陆胭的证据用了什么手段?”

    她花了好长时间都于事无补,周邈直接翻盘。

    这样显得她的能力太不足了。

    周邈将人压在怀里,在她的脖子后面吸了一个草莓印,“钱,用所有的钱。”

    许早以为他又在胡说什么,转身伸手捏了他的胸口,周邈疼得哇哇叫但始终没有松开许早。

    “你好好说。”许早再一次问他。

    “真的是钱,我现在就是穷光蛋。”

    事情还是从一开始的酒吧说起来,许早看着他的眼神就不对,他一直在想许早究竟看上他的什么了?

    钱还是能力?

    可偏偏许早只字未提,欺负了也不说,被樊玲挑衅了自己反击回去。

    这样一个人比她胳膊上的玫瑰还神秘。

    从陆胭出现开始许早才彻底不对劲儿,苏西的身份,张栗的身份他调查了一个遍。

    一直到许早进警察局,他才彻底放下学业。

    这件事情确实不好处理,因为张栗出事的地点是他老爸的楼盘,一旦这件事情暴露出来,盛周的股价一定会下跌。

    再者陆胭父母那边也是不好惹的。

    周邈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将母亲留给他的钱全部给了自己老爹,买了盛洲那块儿废弃的楼盘,这样一来他做什么事情都方便多了。

    那个视频也是他没日没夜一个一个找出来的。

    当时的工地上有很多临时的工人,负责和水泥,打下手,推车子的,有的只登记了名字,甚是还没有电话。

    他那段时间憔悴不少的原因也是因为如此。

    最后花了几万块钱买下来视频。

    这样一来他确实成为了一个穷光蛋。

    许早窝在他的怀里,明明没有风,可她的眼睛却刺得生疼。

    温热的泪水滴在周邈的心口,融化了一整个宇宙。

    周邈将人拽出来,伸手擦干她的眼泪,“许早你哭了?”

    许早气不打一处来,这不是看得清清楚楚嘛。

    她捶了一下周邈的肩膀,难得娇嗔,“真讨厌。”

    明明她什么都没有做,却让周邈付出这么多,究竟哪里值得?

    后来周邈告诉她,“你让我体会到了欲仙欲算不算。”

    真是没有一句正经话。

    可是在周邈的记忆里,许早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做。

    陈久打算捉弄他的时候,她好心给他提醒,周斯越说他坏话的时候坚定不移,能吃下他煮的面,都还不错。

    周邈很久没有抽烟了,打开烟盒又合上了。

    “你真没钱了?”

    “我真的没钱了。”周邈如实回答。

    陈久都嘲笑他是个穷逼,周斯越遇到他的时候都嘲笑他因为一个许早值得吗?

    周邈切了一声多管闲事。

    他的不屑一顾引得周斯越不满意,表兄弟两个在聚餐的时候彻夜长谈。

    从小周邈的性子就不讨喜,他母亲死后更是阴沉得发疯。

    周父院子里的鱼因为他丢进去的鱼食死掉。

    周父院子里种的花因为周邈觉得白玫瑰不好看,拿颜料都涂成了蓝色,导致花朵没活下去。

    诸如此类数不胜数。

    小时候当他顽皮,长大后依旧如此,周父终于觉得这孩子不是叛逆期迟了,是一直都在叛逆期。

    周斯越的父母觉得周邈是个怪胎,殊不知多少人羡慕周邈自由自在。

    你看他将母亲的遗产一挥手全洒了。

    “说完了?”周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儿童手表,“许早回家了,我走了。”

    他说完就先行离开了。

    周斯越气得直捶栏杆。

    许早回家的时候,周邈提了一份外卖,递给许早,许早饿了一天狼吞虎咽。

    她拿出手机给周邈转了3000块。

    周邈看了看,笑眯眯问她:“我这是吃软饭了吗?”

    “算是吧,你先拿着花。”

    “我好爱你,宝宝。”说着就冲着许早的油嘴上亲了一口。

    看吧,这就是许早,这就是他喜欢她的原因。

    刚回家的陈久给外卖员打电话,“我的葱油面你放在哪里了?”

    “门口没有啊,你拍照了吗?”

    “什么?被偷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