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结局(上)Чцsнцωц.ωǒяK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重新写了一个版本的结局,接前面的第55章,就是从柳今发现丈夫出轨开始。

    ——

    “离婚吧。”

    丈夫冰凉的话语一遍遍在柳今的脑海中回荡,她无力地靠坐在沙发上,眼神空洞。

    昨晚在客厅枯坐一夜,哪怕柳今毫无睡意,一闭上眼就是丈夫和苏倾肉体交缠的场景,她还是抵挡不住潮水一般袭来的疲惫,在沙发上沉沉睡去。

    等她醒来,已经是下午,外面天光大亮,室内一片空寂。

    她闭了闭眼睛,适应了光亮,外面的花园里传来少女银铃般的笑声。

    柳今透过客厅巨大的落地窗朝外面的花园看去,丈夫和苏倾正在花园的秋千上荡着,娇俏的女孩坐在男人大腿上,笑容明媚灿烂,娇呼着“再高点,再高点……”

    秋千的坐板不大,女孩紧紧依偎在男人怀里,荡到高处时,柔嫩的双臂牢牢搂着男人的脖子。ъしχs2.Ⓒοм(blxs2.com)

    然而荡着荡着,气氛开始变得暧昧。

    燕珩一手搂着身前少女的腰肢,一手从她裙底探了进去。

    “唔……”私密处的柔软感受到男人粗糙的手指,苏倾的声音突然变了调,尾音娇媚,像是带着勾子。

    昨晚被男人压着要了整整一晚上,她娇穴红肿,穿上内裤就摩擦得发疼,所以她里面什么也没有。

    燕珩对苏倾的身体再熟悉不过,手指熟练地找到她嫩穴里的敏感点,轻轻揉弄几下,女孩就颤抖着喷出了蜜液。

    “叔叔,这里是花园呀……”

    小姑娘声音发颤,扭着臀推拒着他的手,然而男人肌肉紧实的手臂如铁钳一般撼动不了丝毫,反而胯间的肉棒被她的臀蹭得又跳动着胀大了几分,硬硬地戳着她。

    燕珩拉开拉链,紫黑粗大的性器“啪”一下弹在了女孩圆翘的臀上。

    他湿热的舌头舔舐着苏倾耳后颈侧敏感的肌肤,低低在她耳畔哄道:“宝贝太诱人了,叔叔无时无刻不想操你。”

    他扶着自己插进少女的臀缝,龟头蹭满了花穴泛滥的春水,抵在了穴口。

    男人长腿一蹬,秋千高高荡起,苏倾被惯性重重钉上臀下的肉棒,“噗呲”一声破开层层软肉,长驱直入。

    “啊……”被突如其来的贯穿,一下子插到了最深处,苏倾仰头大声尖叫出来。

    午后的阳光正明媚,沉浸在情欲中的男女没有注意到,昏暗的室内,柳今正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这一切。

    她还记得,花园里的秋千,是他们刚搬进这里时,丈夫为她打造的。

    那天,丈夫捂着她的眼睛,把她带到了花园里,说要给她一个惊喜。

    看到眼前的秋千时,她惊喜又感动,没想到曾经无意间说的一句“想在家里装一个秋千”,竟然被男人记到了心里。

    他们曾在这里留下过无数欢声笑语,而如今,自己的丈夫抱着另一个女人坐在了秋千上。

    他甚至在秋千上,就这样把阴茎插进了苏倾的花穴里。

    对于柳今这样保守的家庭妇女来说,这样光天化日的野合是根本无法想象的。

    从前两人在床上,做爱就像例行公事一般,最传统的体位,关上了灯,结束之后就各自睡去。

    她以为丈夫和她一样,他在床上总是温柔而耐心,连口头的荤话都很少有,有了儿子小航以后,每次都要戴套才能做。

    然而他和苏倾,昨晚翻来覆去用了数不清的姿势,没有任何避孕措施,只有疯狂无尽的交合,和羞人的话语,最后无套内射了她。

    柳今看着外面秋千上的两人,他们正对着落地窗的方向,苏倾的腿被男人的双腿分开,从柳今的角度可以清晰地看见自己丈夫紫红粗大的肉棒,正在苏倾红嫩的穴口进进出出。

    男人青筋虬结的阴茎尺寸惊人,把女孩小小的穴口撑得发白,难以想象这样的巨物竟能插进如此小的地方,然而他们的交合是如此契合。

    随着秋千的前后摆动,那肉棒被穴口吞入,消失不见,又被软肉挤出,抽出大半。

    燕珩的手掌绕到苏倾身前,握住她两团丰满的娇乳揉捏着,上面还布满了昨晚他留下的许多吻痕,乳肉从男人的指尖溢出。

    柳今听见丈夫对苏倾说:“宝宝的奶子又被我操大了点是不是?叔叔一只手都握不住了,宝宝要怎么感谢我?”

    苏倾没有回答他,因为她已经濒临高潮,浑身都颤抖着。

    柳今看见她平坦的小腹收缩痉挛着,那里有一处凸起,勾勒出男人在她体内肉棒的形状。

    她尖叫着落下泪来,双手紧紧攀着秋千绳,穴内喷出一大股淫水,滴落在草坪上,甚至有不少喷射到柳今精心栽培的花草上。

    看着眼前的场景,哪怕昨晚已经经历过一次,柳今依旧冷汗涔涔,甚至她发现自己下身竟然湿了,穴内分泌出的淫水打湿了内裤。

    而外面,高潮过去的苏倾不经意朝室内一瞥,发现了窗前的柳今。

    她暗暗笑了笑,假装没有注意到里面,故意放声媚叫起来:“啊,啊,叔叔的大肉棒插得太深了,弄得倾倾好舒服,都喷水了……”

    又吸气用力收缩小腹,去夹弄男人的大肉棒:“唔啊,倾倾的小穴夹得叔叔舒服嘛,啊,好大……”

    燕珩被她绞得尾椎骨酥麻,快感一阵高过一阵,他掐着她的腰重重朝里顶弄,低吼:“插了这么久还这么紧,快把叔叔的鸡巴绞断了……你这小骚穴生来就是被我肏的,再深一点好不好……”

    “啊啊啊,顶到小子宫了,啊啊,又要去了……”

    外面的淫言秽语还在继续,柳今背过身去,双手捂住耳朵,蹲坐在地上。

    眼睛酸涩无比,却已经流不出眼泪来。

    她想找出些什么筹码和燕珩谈判,却发现自己一无所有。

    她唯一拥有的就是丈夫的爱,丈夫的宠爱是她曾最引以为傲的资本,然而曾经最坚不可摧的东西如今却变得不堪一击,支离破碎,那锋利的碎片还反过来狠狠扎在在她心上。

    她眼睁睁看着丈夫的爱转移到另一个女人身上,甚至超过了当初对她的爱意。

    而自己无能为力,甚至连冲上去扇他一耳光的勇气都没有。

    她蹲坐在窗前,不知过了多久,她双腿已经麻木没有了知觉,外面已经夕阳西下,燕珩终于抱着被操到浑身酸软无力的苏倾进了室内,两人身上散发着浓重的欢爱气息。

    他横抱着少女,大步朝房间走去,完全没注意到一旁的妻子。

    晚上,燕珩在书房办公,柳今拿来一粒药,递给坐在沙发上的苏倾道:“吃吧。”

    苏倾看着包装上的“紧急避孕药”几个字,朝她露出一个单纯无害的笑容,手腕一转把药扔进了垃圾桶。

    柳今脸色黑了黑,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还这么小,就想怀孕吗?”

    苏倾无辜又委屈地看着她,大眼忽闪忽闪:“阿姨,你不在的每一天,叔叔都要在我肚子里射又多又浓的精液,这一粒药吃与不吃,有区别吗?”

    说完,她似是难受地皱起眉,捂着嘴不停干呕起来。

    柳今瞳孔猛的一缩,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你,你,你们……”

    苏倾当然没有真的怀孕,不过她不介意恶心一下柳今。

    她施施然站起身,眼神清澈而无辜:“阿姨,叔叔说他爱的是我,我才是他心中唯一的妻子。”

    苏倾说着眼眶渐渐红了,声音里带着哭腔:“而且他要了我的身子,是我第一个男人,如果不嫁给他,我这辈子都毁了……”

    说完,她没有再看柳今,转身径自推开了书房的门,缠着里面正在办公的燕珩,坐在他大腿上撩拨着他,顿时两人的调笑声传了出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