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番外(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大年初一,两人昨晚做的太激烈,起晚了些,走到孔庙时,满眼都是游客。

    游玩不像上课,没有迟到说法,但他们穿过万仞宫墙后,还是沿着中轴线一路抵达供奉着孔子和他四位大弟子的大成殿。

    大成殿外边,宋之梓点了香,便跪坐在蒲团边上默念她的执念。

    宋煜端站在一旁,静看她虔诚地祈福,阳光落在曲阜古城最高的建筑上,然后洒向底下乌泱泱的人群。

    他垂眉看到她侧脸踱了一层金光,发尾也带了点金色光芒,在他眼里便格外生动。

    他学习不好,不想打扰圣人,但此刻还是忍不住向这洒向众人的金光,向底下人人踏足的青砖祈祷:愿所想皆所成……

    祈福完成,宋之梓抬头,看到宋煜向她伸来手,她也反手握住,阳光正好,他们携手参观起景点来。

    他们只打算参观孔庙和孔府,刚在一起的情侣,恨不得两人时间能多一点,所以没有请导游。

    走一回停一会,拍照、休息,懒散得不像话。

    景点有新年活动,不止是挂红灯笼和贴红纸,还有舞狮,还有工作人员扮演叁星赐福。

    财神打开金元宝撒糖果和福袋的时候,两个人也在附近,那是一处空阔的院子。

    这年代物资不缺,但还是不少人围在旁边,青年男女中年老人都有。

    宋煜没想过凑热闹,但宋之梓听到不知现场的哪个谁大喊了句:“保佑生意兴旺!”

    宋之梓心里一动,穿着厚厚羽绒服的她即刻拉着宋煜上去:“宋煜我们也要去接财神!”

    毕竟,再懒散,这喜气还是要蹭一下的。

    于是高大的宋煜,硬是被她拉着挤进了密密麻麻的人群当中,中间还碰到别人,他只能时不时说:“抱歉!”

    有人打趣:“这年轻人也爱凑热闹咧!”

    “过年嘛热闹一下多好。”

    “……”宋煜默默看着身前的女人挥动手臂,随时准备接“财神”,一点都没有早起时腰酸无力的样子,他不禁笑了笑。

    最后,宋之梓成功收获了一把糖果和一个福袋,她把它们拍了照片,编辑了一段文字,当场就发到了朋友圈去。

    在隔壁孔庙替学生祈福的余菲菲看到朋友圈后,当即打通电话,一接通便噼里啪啦道:“我靠,吱吱你是在孔府吗?我也在孔庙!那个男的是谁?是谁??”

    最后一句语气尤其加重,听得宋之梓忍不住把手机放远了些。

    毕业后宋之梓和余菲菲的关系保持得还好,时不时还会聊天。

    “……”宋之梓看了一眼在旁的宋煜,然后说:“是我男朋友。”

    宋煜也看了她一眼,等到她挂了之后,他问:“你刚才跟谁电话?”

    “我大学舍友。”

    “……”这是他错过的时光,宋煜淡淡问道:“是不是要见一面?”

    “嗯。”

    旧友见面,两人都很激动,曾经热衷于当月老的余菲菲,看到宋煜后,不禁把宋之梓拉到一边,真诚发话:“吱吱,幸亏我之前没有促成你和那个赵医生的因缘,不然我就是罪人了。”

    宋之梓:“赵浩天也不错的。”

    “哎呀,你小点声,给你男朋友听到了可咋办?”

    宋之梓看了一眼宋煜,他坐在附近一个石头围栏上,她估摸了下这距离,不禁犹豫道:“他应该……听不到吧。”

    “……”宋煜默默把看向手机,那是他刚才拍下来的,照片是宋之梓的侧身和侧脸,看不到余菲菲,远处是蓝天白云作为背景,一个飞檐在边上露出一个角。

    仰拍人,显得宋之梓的长腿比实际还高,脸部弧度也完美得过分。

    这是他的角度拍的,远比赵浩天那张黑夜照片漂亮。

    不过今晚发出去的时候还是要遮一下她的脸的。

    叁人一起吃了简单中饭。

    余菲菲还想发挥孔子的“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精神,想把他们带到济宁的西边梁山感受水浒文化。

    但被小情侣友好拒绝了,他们想要独处。

    余菲菲也后知后觉地与昔日好友分开。

    晚上时,宋煜躺在床上,他打开图库翻出那张照片问:“这张我能发朋友圈吗?给老婆你打马赛克。”

    宋之梓一瞧,直接道:“可以啊,不过干嘛打马赛克,嫌弃我长得不好吗?”

    “……不是,是因为太好看了,怕我那班狐朋狗友看上。”

    发了朋友圈后,宋煜不一会便收到了杨丽琴的电话。

    这一次,他妈也松了口,确认他们是在曲阜孔庙那里游玩后,便直接问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宋煜一边搂着宋之梓,一边听她妈的絮絮叨叨,聊完后,整个人都是说不出的舒心。

    他向阳光和大地许的愿,今晚就实现了一个,一切都往顺利的方向发展。

    过年假期很快结束,重新回归日常生活和工作。

    在2月底的时候,宋煜过了一次生日,五年以来的唯一这么认真的生日。

    3月份,宋之梓准备复试。

    4月份复试成绩出来,他们迎着春风回西城去。

    许久未见,宋承宗依旧冷脸相待,还申明了以后他的财产大部分都是留给宋祈泽,他能给宋之梓的只有嫁妆。

    因为宋煜是杨丽琴和前夫的孩子,宋祈泽是她和宋承宗的儿子,杨丽琴也不好明说什么,只能给宋之梓早早准备好的礼物,尽力表达她的诚意。

    宋之梓也不想吵架了,吵也解决不了问题,还会把父女俩的最后一些情分给吵没。

    她对宋承宗冷哼了一声的同时,接过了杨丽琴的礼物。

    之后,宋之梓带宋煜拜访了余可欣,还有她的现任丈夫,林苏。

    两人听到宋煜的名字时,身体同时一僵,林苏见过宋煜,很快便回想起了往事。

    余可欣看了一看高高大大的宋煜后,犹豫道:“宋煜——是那个——你哥哥吗?”

    “嗯。”宋之梓看他们的脸色,也估计猜到了他们的所想,她继续低语道:“我这次来,也有一些事想请教林叔叔。”

    林苏问:“是宋煜的事吗?”

    “嗯。”

    接下来,宋之梓在一位警察叔叔和她亲生母亲面前,完完全全把过往的事剖开来谈。

    阴谋与诱惑,幼稚得不可思议,却在宋之梓的陈述中,非常真实,这段陈年往事,最不可思议的是,他们最后还相爱了。

    宋之梓陈述完后,认真道:“所以我想问下我可以翻供吗?”

    宋煜在旁安静听着,他从未听过她说如此长一段话。可能是因为现在拥有得太多了,作为当事人的他,却有一种自己只是旁观了一段很长的故事的感觉。

    余可欣听完了,下意识看她的丈夫林苏,只见林苏蹙着眉头。

    林苏是看过案宗的,他沉思了一会便道:“不建议翻供。这起案件严格来说并没有直接证据,关键证据指纹确实是他的,这就已经说不清了。何况还有舆论在,而且还有一点就是……”

    林苏语气没有波澜起伏,也没有抑扬顿挫,他只是顿了顿,宋煜便意识到这是极其重要的一点,手也不由得握紧了些。

    宋之梓倒是很淡然:“我不在乎。”

    宋煜看向宋之梓:“是什么?”

    林苏瞧着两个情侣道:“作伪证是违法犯罪行为。”

    宋煜手松开,他低头笑了一下,也不知道笑什么,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再抬头时,他看向宋之梓的眼神无比认真:“我在乎。”

    短短一个见面,余可欣心情如过山车,听到宋煜的话后,才有了如释重负的感觉。

    所言种种都容易经不起考验,实际行动才最看得清一个人。

    所以,作为长辈,余可欣是第一个全心全意接受了他们的关系,送他们出门时,那可谓是放宽心了般交代宋煜:“你们以后估计都在H市落脚了,我也更难得见到我女儿了,我女儿就交到你手上了。”

    宋煜:“我会好好照顾好她的。”

    宋之梓站在一边,见到拎着大包小包的宋煜,有些恍然,他身上她最为喜爱的少年气,随着年龄渐长,已经远没有之前那么鲜明了。

    多了些普通人的随和感。

    可她还是忍不住心跳。

    宋煜和余可欣说完话后,手便拉过呆立的她,往小区大门走去。

    那天,他们走了很长时间,不知道走到哪里,漫无目的,任由为数不多的假期浪费掉。

    后来还是宋之梓灵机一动:“宋煜,我们可以去那片沙滩看看吗?”

    余角海滩,他们去到的时候已经有好些人在上面踩浪了,浪潮声恒古未变,人也还是他们。

    两人并排走在上面,任由海水一下又一下地拍打过来,春日的寒意还未消去,更不用说此时还是倒春寒。

    宋之梓有一下没一下踢着水:“宋煜——犯过错就要承担责任。”

    宋煜说:“没事,你已经道歉了。”

    宋之梓停住,在她的人生准则里,犯了错道歉有用的话,还需要警察做什么,以前她也是这样一直践行着这样的原则的。

    可是面前的人,他不是,他只需要一个道歉足矣。

    宋煜偏头,见她眼角泛红,预感到什么。

    他可是领会过她哭的能力,还是不要让她哭为好,于是他弯腰凑到她耳旁,在游人不少的沙滩中说起浪话来:“你要是觉得愧疚,那就一辈子给我操,一辈子都要在我身边,少一年不行,少好几年更不行。”

    “……”宋之梓的那点哭意被他的话整得消失殆尽,她又笑又气捶了捶他胸膛:“宋煜!”

    也不怕被人听到!

    宋煜盯着她,目光很柔和,寒意裹挟而来的那一刻,他突然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

    他双手抱着她,毫不犹豫吻向她,亲她这件事,他总是乐此不倦。

    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轻吻,有些人看了过来,他们全然看不到,看到了也不在乎。

    他们相吻在倒春寒的冷风中,风扬起些许尘土,围绕着一对恋人,那些在尘埃里生出的情意终于在春天的大地里重生。

    ————

    真不写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