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明明这种口味的粽子不算甜,但林奶奶却从中感受到了浓浓的甜意。
    见林奶奶吃了,林爷爷才慢条斯理地开始拆自己手上的这个竹叶粽,只是专注的眼神和眼底的急迫暴露了他此时的迫不及待。
    和其他粽子不同,竹叶粽是取竹叶裹了白糯米做成,形状尖尖的,像是生切的菱角。
    “怎么光白白的,没有馅?要是有白糖能蘸着吃就好了。”吃之前,林爷爷还有心思嘟囔两句,当竹叶粽入口,他的心思就全被竹叶粽的味道占据了。
    小小的一个竹叶粽,外表白莹如玉,吃起来则筋软凉甜,芳香可口。竹叶的清香沁人肺腑,别有一番风味。
    一个竹叶粽入口,林爷爷砸吧砸吧嘴巴,又想起了他的白糖:“哎,可惜了,没有白糖。这粽子虽然吃起来有点甜甜的,但要是再有白糖一起蘸着吃,那就更好吃了!”
    忍冬笑着回道:“我小时候也喜欢用白水粽蘸白糖吃。”
    又是……小时候?
    忍冬一下子愣住了。这句话纯属无意识冒出来的,她的脑海中有片刻的影像闪过,记忆中的那个小女孩……会是她吗?
    是她,还是“忍冬”?
    想起来的记忆是属于她的,还是……
    片刻的不对劲后,忍冬又恢复成了往日里平静的模样。她的异常只有楚霜发现了,见她担忧地看着自己,忍冬立刻回了她一个眼神,示意她不用担心。
    几人一边吃着粽子一边闲聊着,河上的龙舟赛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喝彩声一阵比一阵热烈。
    在震耳欲聋的鼓声中,比赛落下帷幕,最后的胜利者决出,围在护栏边的人们也慢慢散去,卿元河又渐渐恢复成了往日平静的模样。
    .
    走在安静的街道上,夕阳把两人的影子拉得好长好长。
    “嫂嫂,最近的生活总让我感觉像在做梦一样。”
    “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楚霜沉默了一会儿,才接着说道:“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说不出来,就好像……我的人生本不是这样的。”
    忍冬停下了脚步,认真地看着她:“霜霜,你在担心什么?”
    楚霜低着头,手上无意识地拨弄着腰间的香包。在发现忍冬给她绣的香包丢失的那一瞬间,她内心的慌张一下子爆发了出来,就好像有什么东西也随着这个香包的丢失而失去了。
    但好在,香包找回来了。
    “嫂嫂,你会一直陪在我身边吗?”
    “当然啦。”忍冬回答地毫不犹豫。
    楚霜垂下眼睫,嘴唇抿成了一道直线。
    骗人的。
    曾经,哥哥也是这么说的。
    一个温暖的手掌瞬间覆在了头上,忍冬轻柔地揉了揉她毛绒绒的头发,“不过,以后的事情谁说得准呢?起码现在,我会一直陪着你。”
    楚霜闷闷不乐地“嗯”了一声,两人继续朝着冬记走去。
    “嫂嫂,我会努力学习的,以后大学就考A大。”
    “好。”
    “嫂嫂,今天吃的蜜饯粽子真好吃,一会儿回去了我还要吃。”
    “好。”
    “嫂嫂……”
    两人就这么一路走着,漫无目的地说着话。
    距离冬记越来越近,院子门上那个木制的牌匾,忍冬已经可以远远看到它的样子。
    一个身形挺拔的男人正站在门前,他的站姿笔直,一身军装在夕阳下熠熠生辉。只是那人背着光,忍冬不太看得清他的模样。
    越走越近,身旁的楚霜突然停住了步伐,她愣愣地看着那个人,满脸不可置信,嘴里喃喃出声:“……哥,哥哥。”
    忍冬这时也觉出了异常,抬起头,猝不及防和男人对上了视线,那种熟悉的感觉让她不自觉朝他走近——
    “是你吗?
    ——C8114。”
    -正文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