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阮天和的话不多,郁香巧倒是问了商枝的学校、工作之类的,听商枝说毕业后回去帮父亲打理生意,郁香巧便没再说什么,转而劝沈嘉致以后可以考公。
    商枝对这些话题没什么兴趣,说反感倒也谈不上,她自己对未来都没什么规划,对郁香巧的话左耳进右耳出,也不会放在心上。
    不过阮珊听着他们聊这些话题,脸色一直没好过,她知道郁香巧嘴上不明说,心中是很看不起她这个小姑子的。
    沈嘉致的反应也平平,“我对考公也没什么兴趣,目前只想好好完成学业,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你们研究生一年多少学费?”郁香巧又问。
    “我是公费读,学费这个没怎么在意。”嘉
    郁香巧:“其实现在研究生也没多少优势,还是得考上岸才行。”
    “嘉致学习那么好,奥赛都不在话下,又是帝都大学的高材生,考不考都很厉害,这事就不用我们操心了。嘉致,我听说你们打算年底就结婚,是不是真的?”郁香巧的儿媳问道。
    “嗯。”沈嘉致大大方方承认。
    郁香巧:“这么快就结婚呀?不打算多耍几年?”
    “我也觉得等嘉致研究生毕业再结婚也不迟。”阮珊终于和她嫂嫂在这个话题上达成一致。
    商枝听着很烦,沈嘉致拉着她的手,和她十指紧扣,“我想早点和枝枝结婚,定下来可以更安心地学习。”
    郁香巧:“结婚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不过商枝家里有钱倒也无所谓。”
    “这个就不用舅妈操心了,我会安排,商枝的钱是她的,迎娶她的开销我会自己支付。”
    “嘉致好志气,结婚这件事哪有让女方破费的?到时候外公给你添点。”阮老爷子说,“你和你哥都是我们阮家的孙,他有的你也有。”
    “谢谢外公。”
    郁香巧脸色沉了沉,阮珊也没多高兴,但她即使是沈嘉致的亲妈,也说不上话。
    从阮家出来,商枝如释重负,“你们家的气氛太可怕了。”
    “吓着你了?”
    “那倒不至于,只是不习惯这种氛围,我本来就不讨长辈喜欢,都不知道说什么。”
    “嗯,你不喜欢以后我们就少往来。”
    “还好啦,外公人挺好的,要是舅妈少问一些,就没那么尴尬了。”
    “那我们明天约外公出来玩一天,后天回江城看新房。”
    “好啊,不过我们看新房干什么?家里的别墅够住了呀!”商枝不解。
    “我们要结婚,当然少不了婚房,你想先买在帝都,还是先买在江城?”沈嘉致问。
    “买婚房?”商枝眼睛一亮,“买江城!帝都我们已经有房子了,江城再买一套,写我们的名字。”
    “好。”
    沈嘉致和商枝在C城待了三天,最后一天还约了阮老爷子一起出来玩。他们也叫了阮珊,不过阮珊说身体不舒服,没有出来。
    阮老爷子七十多岁了,身体还健朗,跟他们一起逛公园都不叫累。商枝反倒是娇滴滴那个,没玩多久就要找地方休息。
    傍晚,把阮老爷子送回去后,沈嘉致和商枝准备回江城,还没上车,沈嘉致接到了商俊泽的电话。
    商枝酸道:“我爸干嘛不给我打电话,却给你打?”
    “大概我是准女婿?”
    “别得意忘形!”
    沈嘉致接起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陶哥的声音:“沈嘉致吗?”
    “我是。”
    “董事长被人打了,现在在医院里。”
    “好,我们马上回来。”
    商枝看他脸色凝重,也收起了笑,“怎么了?”
    “先打车,路上我再跟你详细说。”
    原来商俊泽买的那块地皮合同出了问题,最近一直在扯皮,这件事情有些复杂,而且跟章晚莲那个女人有关,商枝要是知道,肯定会很生气,所以商俊泽也不敢对商枝说实话。
    没想到今天突然窜出一群人把商俊泽打了一顿,商俊泽现在躺在重症室,去了半条命,凶手都还没抓到。
    商枝在医院哭得红了眼,沈嘉致医院、派出所到处跑,忙得跟个陀螺似的。
    这一出还没完,工厂那边也停工了,一群工人在讨薪,原来商俊泽买的那块地皮是贷的款,这块地是章晚莲极力推荐的,说这个地方要搞开发,买起来以后就可以等着收钱。
    投资本身没错,错就错在这块地皮不合法上,有产权纠纷。
    章晚莲那个女人收了别人的好处,赚了不少中间费,还跟公司一个负责人勾搭到了一起,卷走了上千万的公款。
    这也是商俊泽最近焦头烂额的原因,贷的钱每天都有利息,工厂利润也也不如以前,他现在资金链都快断了,只是一直苦苦撑着。
    如果那块地皮的产权落不到他手上,他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而且还会额外多出很多债务,这打拼一辈子都搭进去了。
    商枝搞清楚后,又气又急,可惜现在再气也没用,商俊泽还没脱离危险,她每天医院守着,沈嘉致和陶哥在外面跑腿。
    目前最为主要的是得把工人的工资结清,工厂利润不行,现在这种情况开着盈亏都是未知数,银行那边断供严重,一笔是二月份就到期的贷款,商俊泽都没还,银行下达了几次拍卖结算的通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