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怎么几个月不见就瘦了一圈?”沈嘉致捂着她的手问。
    “因为我和我爸做的菜都太难吃了, 明明我们都是照着菜谱做的, 做出来的成品却是买家秀和卖家秀的区别。”商枝懊丧道。
    沈嘉致想着她的黑暗料理, 抿唇一笑:“没事, 以后我给你补。今晚想吃什么?”
    “很久没吃帝都的烤鸭了, 我还挺怀念的, 馋了老久了。”
    “行,那我先打个电话。”
    “跟谁打呀?”商枝问。
    “我妈,她也在这里。”
    商枝的兴致忽然就少了一半, 不过还是没说什么。
    沈嘉致又解释:“她也是前几天才来的。”
    “哦。”
    电话很快接通, 阮珊的声音传来:“小致,什么时候回来?我好煮饭。”
    “枝枝来了, 我们在外面吃,你也出来一起吃吧!”
    “她来做什么?”阮珊问。
    沈嘉致:“她是我未婚妻,来看我。你要是不想出来,那我们自己去了。”
    “慢着!”阮珊怕沈嘉致挂电话, 又赶紧说:“谁说我不去?你多点一些。”
    商枝心中有些复杂, 不过在听到沈嘉致说自己是他的未婚妻时,那些复杂又被抚平,成了一种甜蜜。
    “看来你妈很不欢迎我来。”商枝道。
    沈嘉致把她拉进怀里, 从身后拥着她, 边走边解释:“她以前不是这种性格,可能婚姻不幸, 加上天天在家, 没什么社交圈, 性格也变得越来越偏激尖锐。你不要放在心上,我会好好和她说。”
    “行了,我真要跟她计较,她估计早就心肌梗塞了。”商枝没好气道。
    沈嘉致想着商枝的我行我素以及怼人本领,也不禁笑了笑,“委屈你了。”
    “那你怎么补偿我?”商枝开始蹬鼻子上脸。
    沈嘉致:“当你一辈子的保镖?给你暖床,赚钱给你花那种。”
    商枝傲娇道:“想得美!”
    嘴角的弧度却越发上扬。
    沈嘉致选了商枝以前常去的那家餐馆,到了门口,商枝却开始犹豫,“会不会太贵了?我们换一家稍微便宜一点的……”
    “没关系,一顿饭我还是承担得起,而且这也算是给我们的枝枝接风,当然不能选太差的。”沈嘉致道,语气透着几分宠溺。
    商枝很享受这样的宠爱,同时又有些心疼腰包,春节前马上又要还一笔贷款,要是她爸的钱追不回来,这笔贷款也是个大问题,还不知到时候能不能借到。
    阮珊是和袁甜一起过来的,两人都精心打扮过,袁甜还特地做了头发,画了一个精致的妆容,倒是比上次在C城看到时漂亮多了。
    “嘉致哥,你越来越帅了。”袁甜对沈嘉致甜甜一笑。
    沈嘉致不咸不淡地嗯了声,算作回应。
    袁甜又看向商枝,“商枝也来了呀!”
    商枝点点头,也给阮珊打了招呼。
    阮珊绷着一张冷淡的脸端起架子,没有应声。
    沈嘉致见状提醒:“妈,枝枝在给你打招呼。”
    阮珊这才不情不愿道:“我又没聋。”
    沈嘉致:“我看你没回应,以为你没听到。”
    阮珊一口气堵在胸口,商枝故意朝沈嘉致靠了靠,拿捏起茶艺:“嘉致说话比较耿直,还请阿姨不要放在心上。”
    阮珊:更气了.jpg
    这顿饭阮珊吃了一肚子气,沈嘉致处处维护着商枝,她就不知道商枝这个不懂矜持又没文化的女生有哪里好。
    饭后,因着隔得不远,几人便走路回去。半路上,沈嘉致问:“妈,你去阮珊那边,还是和我们一起回去?”
    “我儿子在这里,凭什么要去别处?”阮珊跟只鞭炮一样,一点就爆。
    “我看你不是很高兴。”沈嘉致解释了句。
    阮珊差点没被气死,明明自己儿子以前没有这么气人。
    商枝像个旁观者,只抄着手看戏。她是不知道阮珊在这里,要早知道阮珊来了帝都,她就不来了,免得不自在。
    不过商枝没想到的是袁甜毕业后也在这边工作,想到这里,商枝心中有点不舒服,她的第六感又在作祟了。
    袁甜的出租屋离沈嘉致住的地方竟然也不远,就隔着一条街,步行也就十来分钟。
    分别后,就只剩沈嘉致、商枝和阮珊三人,沈嘉致一直牵着商枝的手,没了袁甜相陪,阮珊一个人走在他们身后,气氛尴尬又微妙。
    沈嘉致也没住校,住的就是帝都大学附近的一套公寓。这套公寓面积倒也不大,只有七八十平米,但因为靠近帝都大学,总价值也不算低。这公寓是沈嘉致的一个朋友的,不过他朋友在帝都还有好几套房产,正好两人也在合伙创业,他朋友便将这套房给沈嘉致住。
    沈嘉致那个合伙朋友,商枝倒是远远见过一次,没正式打过招呼。
    这些都是最近几个月沈嘉致给她说的,以前沈嘉致很少给她聊这些,商枝也不怎么关心,不过读研后,沈嘉致几乎事事都会给她说。
    可能是怕她在家里闷坏了吧!
    公寓是套二的户型,只有两间卧室,阮珊来了之后,沈嘉致把次卧收拾出来给她住。
    沈嘉致让商枝先去洗漱,很自然地把商枝地东西放到主卧。
    阮珊看得直皱眉,“今晚怎么睡?”
    商枝装听不懂,沈嘉致道:“枝枝和我一起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