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不是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和董青他们会合后,段天边在车上就把会所里发生的事都详细说了一遍,只有和傅子琛演戏那段被她两叁句带了过去,没有细讲。

    好在众人的注意力都被董青套话陪酒小姐的录音给吸引了,暂时没多问。

    等到警局,所有人都在熬夜整理案件线索,直到外头的天快亮了,段天边才找到间隙,趁着董青在大院里抽烟的功夫,单独说了她和傅子琛被偷拍的事。

    董青熬了一晚上,眼底全是红血丝,午夜时捯饬出来的那身帅哥行头早就埋汰得不能看了,满身的酒气和香水味。

    听完段天边的话,他好半天才弄明白什么意思,笑了下打趣儿道:“可以啊小段,咱们师兄妹不愧是一个警校出来的,你这奉献精神跟我有的一拼啊?”

    段天边扶额,“别寒碜我了,今天要不是我朋友帮忙,我非得掉一层皮,你就说能不能行吧?”

    董青倒也没特别大的反应,对他们来说,有时候为了隐藏身份去逢场作戏很正常,更何况那位姓傅的老板是在帮他们警方,于情于理都不能让视频暴露在大众视野下。

    “行,本来就是我们警方的责任,这事儿我让小周去解决,让你朋友放心。”说完他又笑了,“不过我觉得用不着我们,你那朋友也能自己搞定。”

    段天边摆手,“那和我没关系,总之我答应了人家就要做到。”

    万一真传出去,到时候好歹也能弄个警民合作的声明出来澄清一下,只求身在H市出差的李阿姨别因为这事儿提刀出来砍她就行了。

    董青把烟屁股碾灭,忽然问:“你之前说会所里的那个泰国女人,还记得她长什么样吗?”

    “当然记得!”

    什么都能忘,她掏出刀子笑眯眯地要往自己脖子上划的样子,段天边可忘不了。

    董青拿出手机调出一组照片,“是长这样吗?”

    照片上是一个眉眼深邃的女人,嘴角有一颗小痣,笑起来很柔媚,的确是泰国人的长相,但脸上的神情完全是明日香那一挂的。

    段天边摇头,“不是这个,五官没点相似的地方。”

    董青又调出另一张图,像素要更模糊一点,是叁个人的背影照,他指了指最边上那个露出半张侧脸的女人,“这个呢?”

    她不太确定,“身形像,脸不像……不过这和上一张照片是同一个人吗?除了能看出都是外国人,这叁个都长得完全不一样啊。”

    说完段天边抬眼看他,“什么情况啊,你这些照片哪来的?”

    莫名其妙开始让她认人,难不成这泰国女人其实大有来头,也和这几起失踪案有关系?

    “随口问问,很多年前的案子了,和我们现在查的没关系,而且也不是在C市。”

    董青把手机收回去,没再多说,拍了拍段天边的肩膀道:“行了,我进去跟小周交代一下视频的事,你也熬了一晚上,赶紧回去补个觉,顺便帮我跟程律师问个好。”

    离婚的事警局的同事们都不知道,段天边这会儿也不愿解释,笑了笑当做回应。

    等董青回去,段天边掏出手机想看一眼时间,摸了半天没找到,这才想起出任务前她把手机随手放警车抽屉里了,连忙过去找。

    一开机,直接十五个未接陌生来电弹了出来,屏幕都要卡死了。

    晕,这些都是谁啊?

    段天边随便点了个号码拨过去,嘟了十来秒对方才接听,声音有气无力的,“傅总,那位警察小姐的电话是真的真的关机了,我都换了十几个手机号确认了,您该相信了吧,求您,咱们白天下午叁点的飞机,您快点睡吧,啊?”

    “……”

    段天边觉得自己熬了个通宵后,脑子都不够用了,她看了眼手机号,“您是……陈秘书?”

    对面一片死寂。

    她又问了两遍,对面才像是晃过神似的,结结巴巴地慌张答道:“啊,是我是我,是段小姐吗,不好意思,我、我还以为是老板打来的……”

    段天边迷惑:“你们老板为什么让你打我电话,还换号码打,是有急事吗?”

    陈秘书顿了几秒,像是在想借口,最后又自暴自弃崩溃道:“啊啊啊,我要疯了,段小姐您千万别和老板说是我说的啊……您是不是忘了回我们老板消息啊,我的老天,他等半天没等到回复,以为您不想搭理他,非让我来打电话试试,让我十几张卡换着打,啊啊啊我又不是卖卡的!还说要是您接听了,就装成是卖房的骚扰电话,不许跟您搭话,您快给他回个电话吧否则我要跪下来求您了呜呜呜呜……”

    “……”

    段天边挂了电话,看着微信里孤零零的一条“到警局了吗”,按了按太阳穴有点不知道说什么。

    她拨了个电话给傅子琛。

    原本想着最多“嘟”两下,要是没人接她就赶紧挂了,省得吵人睡觉,结果刚“嘟”第一下,对面就接通了。

    完了,不会真的在等她电话吧?

    段天边涌起一阵心虚,小声地喊:“傅子琛?”

    电话那头的呼吸声很重,听到她开口后静了静,过了两秒才沙哑地应了声……段天边竟然听出了一点委屈的起床气。

    她没说话,默默等着。

    傅子琛像是在醒神,从话筒里能听见他从床上坐起来的声响,静了一会儿后,又听到他拿起床边的杯子,“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水。

    段天边下意识想象出他仰头喝水时,上下攒动的漂亮喉结,清水从下巴滴落下来……没想象完,她赶紧给了自己一掌,让自己清醒一点。

    等他再次开口,声音还是有点哑,“抱歉,刚才做了个梦,还以为是真的。”

    扰人美梦的段天边更愧疚了,摸摸鼻尖道:“现在才五点多,要不等你睡够了我再联系你吧?”

    “不用,已经醒了。”

    傅子琛好像开了窗,有麻雀的叫声传了过来,“你还在警局吗?”

    “嗯嗯对,我们刚整理完案子。”

    想到陈秘书千求万求,求自己不要提他说漏嘴的事,段天边解释道:“之前手机没电关机了,忘了回你消息,不好意思啊,还有那个视频的事,我们警方会想办法解决的,你也不用太担心。”

    傅子琛依旧不关心视频,问她,“需要我去接你吗?”

    段天边连忙拒绝,“不用不用,我家离警局不远,自己回去就行了。”

    傅子琛“嗯”了声,没再开口。

    段天边又忍不住怀疑陈秘书先前说的话了。

    不是,这人真的就因为自己没回消息,让秘书换着号码给她打了十几个电话?

    这么冷淡,完全不像啊。

    段天边想了想,试探道:“刚才开机的时候,发现有人给我打了好多电话,吓我一跳,还以为是你。”

    傅子琛道:“不是我。”

    过了几秒没听到她没说话,傅子琛有些迟疑地继续辩解,“可能是卖房的骚扰电话,最近C市很多,我也接到过的……你不要理他。”

    段天边:“……好的,知道了。”

    *

    段天边:这人刚睡醒好像有点笨。

    Ps:追更: яǒǔяǒǔщǔ.χyz(rourouwu.xyz)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