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破局(二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男人盯着她看了会儿,居然没生气,“怎么就算了,你是不信我人品,还是觉得自己倒霉,必输无疑?”

    段天边想说这两者并没有任何区别,但她没再说话了,只是重复摇头。

    对方见她这副样子也兴致缺缺,收回按在她后颈上的手,把烟头灭了,用绳子重新把她绑好,然后拿着空了的泡面桶走了。

    他隔很长很长的时间才来送一次饭,也或许是因为周围太安静,段天边睁着眼睛又看不见,无事可做,昏昏沉沉,以至于时间格外漫长难熬。

    段天边会趁着吃饭时问他一些问题,男人偶尔回她两句,但也不是每次都回答,不耐烦就警告她“再废话别吃了”,段天边便会安静地垂下脑袋。

    她从头到尾都表现得很顺从,没有比她更配合的人质了。

    中间那个泰国女人也回来过,给她录了两个视频,段天边很上道地想演出可怜的样子,但她那副马上就要死了的脸色根本用不着演。泰国女人无缘无故扇她巴掌时,段天边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对方是想用折辱她的方式威胁逼迫之后会看到录像的十七。

    在地上躺太久,她的感冒加重,发了低烧还有些咳嗽,胸口闷痛,反应也越发迟钝。

    第叁次送饭的间隔时间好像比前一次短了点,沙哑男带了条毯子和两板退烧药,扔到她身上,“真是欠你的。”

    大概看她实在烧得可怜,这回吃饭男人解开了她两只手,让她好歹能扶着泡面桶。

    段天边很想问这里除了泡面还有没有别的食物,面包也行,实在没有换个口味也可以,但她现在都不确定命能不能保住,更不敢要求食物。

    她吃一口面要咳嗽七八下,嗓子很痒,胸口很疼,肺都快呕出来了,最后只草草喝了两口热汤就没再逼着自己强咽。

    因为退烧药要在饭后半小时吃,男人等她吃完没急着走,坐在几步之外点了根烟,好像在看什么泥石流的新闻视频打发时间。

    段天边直起身靠到墙边,一边慢吞吞地抠药板后面的锡纸,一边问他,“大哥,我被关几天了啊?”

    “叁天。”

    压在黑布下的眼睛眨了眨,段天边问,“会有人来赎我吗。”

    对方似乎在看她,难得犹豫了几秒道:“怎么,觉得害怕?怕他们拿不到东西撕票?”

    段天边想了想,竟然还有心情跟他开玩笑,“以前见过同事处理过有钱人家的小孩被绑架的案子,但我头一次被绑架,不清楚具体流程。你们绑匪如果拿不到赎金会怎么对人质,先奸后杀,再奸再杀?”

    男人嫌弃,“几天没洗澡自己心里没点数吗,真以为你天仙下凡啊。”

    “放心吧。”新闻的声音又响起,他懒洋洋地开口,“不会让你死的,他们还在跟你男人谈条件,有你在可是能狮子大开口,满意了说不定过几天就会把你放出去了。”

    段天边笑着点点头,“好,那我就放心了。”

    男人淡淡“嗯”了声。

    过了会儿,段天边忽然动了动道:“我想上个厕所。”

    “怎么这么多事。”  他这么说了句,但依旧起身去解开拴在铁管上的“狗链”,拽着链子带她往厕所走。

    之前男人带她上过一次厕所,也是这样拽着链子,虚掩着厕所门,站在外头等她。

    段天边每一步都走得很小心,尽管已经知道这段路上没有任何阻碍物,但还是走得磕磕绊绊,脖子时不时被粗鲁地往前扯一下。

    男人站在半掩的门外等,手里还扯着铁链,里面很快传来冲水和洗手的声音。

    她又在咳嗽干呕,极为痛苦的样子,男人听得有点烦躁,想着等会儿让她赶紧把药吃了,再带点消炎药过来。

    段天边在里头待了会儿才出来,下半张脸湿淋淋的,唇色惨白干枯,有瞬间和那块蒙着眼睛的黑布形成了极诡异的视觉反差,让人心里咯噔一跳。

    可能是发烧严重了,也可能是刚才咳得太猛太凶,段天边异常虚弱地说了声可以了,等男人拽她往前走。

    他把段天边带了回去,重新锁上链子,催促:“半个小时差不多了,把退烧药吃了,我晚点给你带几颗消炎药。”

    段天边闻言突然笑了下,“我吃了啊。”

    他顿住,“你什么时候吃的?”

    段天边笑容骤然放大,“就刚刚啊。”

    男人觉得不对劲,掀开她的毯子去翻退烧药,在看到两个全被扣空,一粒不剩的药板时脸色猛地变了变,回头盯着段天边,声音发紧,“药呢?拿出来。”

    段天边低着头闷笑,在这种压抑紧绷的气氛下显得越发怪异,“都说我吃了,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啊,我在你旁边一颗一颗数着剥的,一共二十二颗,全吃了。”

    后颈被一把摁住,男人捏开她的嘴,手指粗暴地捅进她喉咙里抠挖催吐,用力按压她的胃部。段天边呕得极为狼狈,涕泗横流,表情明明极为痛苦,却像个神经病一样边咳边笑,她根本没吃多少东西,一天只有一顿泡面,刚才就喝了两口汤,除了一点酸水,什么都吐不出来。

    她弓着身子咳得撕心裂肺,喉间一股腥味,胃里剧烈绞痛,浑身控制不住地哆嗦打颤,突然一口血呕了出来。

    摁在她胃上的手僵了僵,段天边被人猛地抱了起来。

    混乱的脚步声里,她清晰的感觉到身上温度一点点抽离,但她始终睁着眼睛。

    破旧卷帘门发出巨大的轰鸣,刺目的白光透过黑布照进来的刹那,无数红红绿绿的小块在视线里漂浮,段天边忍不住闭了闭眼,慢慢露出个如愿以偿的笑。

    出去了。

    *

    想解释一下为啥小段非要出去。时间过去叁天,她不知道外面什么情况,也不知道十七就是苏源,对她来说,待在地下室就是个死局,只有出去或想办法进医院,才有联系外界的可能。

    百度小知识:退烧药具有降低体温的作用,如果服用药物过量,很容易导致低体温综合症,对于身体康复十分不利。

    退烧药往往都是非甾体消炎药,服用过量很容易导致急性胃炎、胃出血、胃溃疡的发生,不容易康复,还容易导致凝血功能的障碍、出血的症状,严重者会有休克症状,如果服用过量,马上进行催吐,去医院洗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