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十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屋外风吹得急,骤雨噼里啪啦地打在头顶瓦片以及小窗户上,吵得人心慌又焦躁,长满青苔的墙角也开始渗水进来,空气沉闷料峭。

    经过刚才不算轻松的对话,两人都好一会儿没有再开口。

    江一寒两条长腿懒散地搭在床沿,若有所思地盯着脸色发白,垂着脑袋一勺勺把剩下的粥舀进嘴里咽掉的段天边,不知道在想什么。

    段天边被他盯烦了,“啧”了声看过去,“又干嘛?”

    有事说事,盯人吃饭又不出声算怎么回事。

    见他视线落到自己碗里,段天边二话不说仰头直接把粥全喝了,碗一放,擦擦嘴冷淡道:“之前给你你不吃,现在不给了。”

    江一寒看了眼粒米不剩的碗,“……段警官好像很生气,是因为那个绑匪?”

    段天边没理他,毫不客气地把他腿推下去,弓腰将碗放在靠墙的地面上,等绑匪下次进来送饭时收走。

    江一寒也不计较,慢悠悠把腿收回来,“你的心情我能理解,可生气归生气,不能因为被人骗,就迁怒到我身上吧。”

    段天边闭目纠正,“说了,他没骗到我,我也没跟他上床。”

    “哦,那为什么生气?”

    段天边心累,睁眼看他,“我没生气,也没力气生气,我就是觉得自己蠢不行吗?别人说什么我信什么,我嫌自己贱还不行?江一寒,江律师,你有空想这些有的没的,能不能想想怎么出去?我二十七岁生日都没过,还不想死在这个山沟沟里。”

    “你都说是山沟沟了,就算能跑出去,你认识山路?”江一寒摆出一副听天由命的架势,“我们急也没用,实在不行,不是还有十七爷么?”

    “段警官到时候要是能出去,可千万别把我给忘这儿了。”

    这话说得她面子倍儿大,段天边听得发笑,心里不当一回事,“既然江律师说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那能不能讲讲,绑匪也就算了,你又是哪来的信心觉得十七一定会救我?”

    “他又不是苏源,我也不是他女朋友,哪来的能耐让他费这么大劲,花这么多心思?”

    这话段天边早就问过很多遍了,根本没期望对方会回答。

    如果他们愿说,早在问第一遍时段天边就能得到答案,这会儿随口提起,也只是为了能让江一寒闭嘴安静。

    偏偏江一寒很古怪地看了她几秒,半晌竟然反问,“你是真不明白假不明白?”

    段天边服了,虚成这样还是没忍住气,踹他一脚开喷,“明白我还问你?你是不是有什么大病,不说就不说,吊人胃口下辈子没爹没妈知不知道?”

    江一寒惊讶:“还有这种好事?”

    段天边:“……”行,碰上狠角色了。

    段天边身心俱疲,心想她真是闲得发慌在这跟江一寒扯皮,碰到不想回答的问题这人能跟她扯十万八千里,语气还欠揍,要不是长了张好骗人的俊脸,都不知道被人暴打多少次了。

    反正她现在就挺手痒的。

    两人坐在床上听屋外势头越来越狂躁的暴雨,轰隆隆的雷声就没停过。

    要不是被绑到这破地方,段天边这会儿估计早就下班,回家吃着麻辣烫看剧,听着雨声和苏源打过来的语音睡觉了。

    她身上的衣服还是先前那套,因为被撕得七七八八,大部分身体都靠被子遮着,只露出脑袋和肩膀,倒是江一寒,刚开始还只是坐在床沿,这会儿整个人都要躺上床了,虽然没往被子里钻,但单人床本来就小,他的腿往被子上一压,段天边动都没法动。

    这才想起晚上睡觉又是个难题。

    她刚想问江一寒该不会想和她睡一张床吧,就见对方忽然起身下床,往墙角边的陶罐走去。

    “你干嘛?”段天边提醒道:“那里面的水不知道放了多久,不要乱喝。”

    而且先前那个老六还恐吓说要把她做成人彘装进陶罐里,谁知道里头放过什么。

    江一寒回头看她一眼,忽然露出个朗月般的笑,漂亮的眼睛微微眯着,在劣质黯淡的白炽灯下,温和的笑意第一次从眼底漾出来,仿佛她说了什么很孩子气的话。

    然后就背对着她站在陶罐前,开始解皮带。

    段天边:“……”原来是个夜壶。

    房间就这么点大,激流的水柱混着外头的暴雨声传进耳朵。

    段天边不至于害羞,但难免还是尴尬好笑,心道江一寒是不是憋了挺久,这声音跟开了水龙头似的。

    她别开眼,抬头去看屋顶那扇唯一的小黑窗。

    恰巧这时一道闪电迅疾地劈下来,漆黑的雨夜在刹那间被照得惨白,也照亮了贴在窗户上的那张倒吊着的,湿漉漉的诡异人脸。

    段天边猝不及防,浑身猛地一震,被吓得几乎心跳骤停,差点大喊出声!!

    操!!

    是鬼吗!!!

    江一寒整个人面对着墙,根本没察觉出异样,段天边用力闭了下眼,使劲盯着那扇黑漆漆的窗户看,还是什么都看不清。

    她手心都紧张得出汗了,心脏狂跳,干咽了好几下才没让自己的表情太过明显。

    监控摄像头是正对着她的床的。

    等江一寒解决完个人问题,转身注意到她脸色,诧异地扬眉,“你脸怎么这么白?先说明,我没兴趣耍流氓,屋子里又没厕所,我总得找个地方解决吧。”

    段天边摇了摇头,“……冷。”

    她心想得亏你刚才没待在床上,不然看到刚才那种恐怖片场景,说不定吓得直接尿床上了。

    江一寒扫了眼她露出来的胳膊,坐在床边把外套脱了,扔给她。

    “穿上吧,等出去可别跟苏源告状,说我没照顾你。”

    段天边当然不会跟他客气,衣服扣子胡乱系到最上面一颗,脑子里还在想刚才窗外的那张脸是怎么回事。

    她不可能看错,那个角度,绝对是有人趴在房顶上往里头看。

    所以是谁的人,是苏源带着警方的人来救她?还是那个十七的人?

    正当她胡思乱想时,屋外忽然传来一声巨响,房门“轰”的声被人用力踹开,狂风猛地灌进来。

    段天边看见那个脾气暴躁的老六带着一帮人走来,粗暴地拽着她头发把她从床上提起,强迫她抬脸直冲着手机视频里的人,笑得卑鄙阴狠,“知道十七爷本事大,我们这些小喽啰只是为佛爷办事,自然比不上十七爷的本事,可十七爷手段再高再狠,不也有弱点攥在我们这些小喽啰手里吗?”

    手机被泰国女人拿着,很晃,段天边整个人狼狈地被半拖在地上,痛得直抽气,努力睁大眼想看清楚视频里的人,却因为眼眶胀得模糊,只能看见一个清瘦的身影。

    她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心慌,张了张口,却发不出丝毫声音。

    “是吗。”

    这个熟悉的嗓音响起时,仿佛有一道雷直直劈在段天边的天灵盖上,让她做不出任何反应,脑子里一片空白,可能过了很长时间,又似乎只是短短两秒。

    当那绑匪不耐烦地掐着她后颈,把她往手机上摁时,段天边也终于看清楚坐在真皮沙发上,隔着屏幕平静望着她的俊秀青年。

    *

    首发:Ρó1⑧ZんAN.℃óм(po18zhan.com)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