ьしρóρó.©óⅿ 第一百二十六章:“江一寒,你最好别骗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段天边握了握手里的枪,心底缓缓涌上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

    无论是出现在视频里和苏源长得一模一样的十七,还是主动把枪递给她防身,舍己为人的陈虎,甚至是这场下了将近五个小时都没有停歇迹象的暴雨,都给她一种挥之不去的怪异感。

    又或者是这场暴雨给所有事情都罩上了一层扭曲诡异的滤镜,像掉进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时空,她有一瞬竟然在很认真地想,是不是下一秒,就能遇见长着人脸的巨型蜘蛛,披着人皮向他们搭讪的野狼,以及误食了奇怪蘑菇,就被打回原形的江一寒。

    可她又很快从这种奇怪的臆想中抽身出来,听见自己问,“那你们怎么办?”

    “只要您出去了,我们自然会有办法脱身。”

    陈虎说得很模糊,并不具体告知是什么办法,却把手电筒也递过来,语速很快地嘱咐道:“手电筒上有指南针,段小姐只需要记住,待会儿我们引开那些人后,您就朝着东南方向一直走,直到看见被两块巨石堵死的山路,如果旁边挖好的出口已经被堵住,就站在那,用手电筒对着天空亮叁下,停一下,再亮一下,然后马上躲起来。”

    他像是生怕段天边记不住,又加重语气强调了一遍,“东南方向,巨石前面,手电对着天空亮叁下,停一下,再亮一下,记住了吗?”

    “……段小姐?”

    段天边忽然没声儿了。

    陈虎脸色一变,急得伸手去拽,“段小姐!”

    “她晕过去了。”Ьǐqǔɡё.йし(biquge.nl)

    江一寒不耐地挡开他的手,摸了摸段天边的额头,眉心微拢,“高烧反复了,恐怕烧了好一会儿,她一直没说。”

    这么大的雨,几乎是劈头盖脸的打在身上、脸上,快十一月的秋夜,江一寒自己都有些吃不消,更别说病本来就没完全养好的段天边。

    再这么拖下去,哪怕没被抓住,也要病死在这座山里了。

    对面手电筒的强光再一次扫来,隐隐约约听见那边有人喊了声什么,似乎是让人来这边看看。

    陈虎伏了伏身,忍不住咬牙咒骂。

    他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摸黑攥住江一寒的胳膊,“江律,跟我们一起把那些毒贩引开,我留个人把段小姐背出去。”

    江一寒被他扯得歪了歪身子,在黑暗中笑了下,“哦,现在喊江律了,不过我可没打算跟着你们去送死。”

    陈虎拿枪抵住他的脸阴声道:“由不得你。”

    “陈虎,你傻不傻。铎六也算是被我一脚踹死的,房间里的监控都拍下来了,他们对临时反水的人什么态度你不清楚?我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出卖你们、把段天边送回去对我不会有任何好处。”

    陈虎冷笑,“好,好,你他妈总算承认了。”

    他早就觉得这人狡猾,那个铎六本来就被打得半死不活,死是迟早的事,江一寒那一脚不过是加速他的死亡,可就是因为那干脆利落的一脚,才让十七没有朝狙击手下令,让段天边帮他说话,也让陈虎犹犹豫豫地没敢直接做了他。

    玩弄心机,算计人心,这人决不能再留!

    手枪上膛的瞬间,江一寒慢悠悠地开口,“我知道一条出山的秘道。”

    陈虎的扣扳机的动作一顿,随即火大地否定,“不可能!死到临头,你还想要骗老子!”

    进山之前,十七曾让人计算过无数次能让他们离开的可行路线,但无论怎么算,四面八方都是死路,只有原本的出口和那条塌方的山路是活泉。

    他很用力地用枪顶着江一寒的脸颊,却迟迟没有扣下扳机。

    江一寒好像也并不在意脸上那把随时可能走火,要他性命的枪,“小老虎,用你的脑子仔细想想,这座山怎么可能只有一个出山口,一旦被军方围剿堵住,他们岂不也是死路一条?”

    “秘道直接通向公路,因为藏得够隐秘,平时也没人守着。给我一把枪,我保证会带着段天边安全离开,见到你们头儿。”

    陈虎还在迟疑,江一寒扫了眼对面,“你不能确定他们没安排更多人在塌方处等着,两个人,一把枪,有一个还半死不活的。反正都是赌一把,真的不信我一次?”

    “谁在那!”

    一声暴喝,手电强光胡乱扫过来,对面察觉到异样,警觉地朝这边开了几枪。

    子弹险险地扫在他们正前方,陈虎脸色难看地再一次把枪收回来,阴冷道:“江一寒,你最好别骗我。”

    他依旧没有完全相信江一寒,也没给他枪,对其中一个手下嘱咐道:“你留下护着段小姐出去,要是他耍花样,直接杀了。”

    “是。”

    江一寒看着陈虎带着仅剩的一个人慢慢挪动着位置,很快就消失在漆黑的雨夜里,而他们叁人都静静伏在原地没动。

    直到不远处突然炸开几声枪响,对方人群中立刻传来惨叫,乱哄哄的枪声、叫骂声、对讲机刺耳的信号声纠缠在一起,那些毒贩很快改变了原本的搜查方向,朝着陈虎开枪的方位追了过去。

    等完全听不到动静,淋了会儿雨,陈虎的手下才把高烧昏迷中的段天边小心翼翼地背起来,用力拽了把江一寒身上的绳子,“愣着做什么,带路!”

    江一寒笑着起身说好。

    …

    这条山路因为塌方,好几年都没人走了,杂草都快有人小腿这么高,从山上滚落下来的碎石全藏在草里,开着手电筒也无济于事,江一寒背着身上死沉死沉的人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又看了眼手电筒上的夜光指南针。

    走了这么久,估计快到了。

    雨好像小了点,他把段天边放下,准备休息一会儿补充补充体力,顺便看看这女人是不是烧得更严重了。

    刚要转身,一把上了膛的手枪悄无声息地抵上他的太阳穴,段天边哑着嗓子冷冰冰道:“别动。”

    *

    江一寒:烦,都欺负我没枪。

章节目录